1w08m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超凡貴族-第818章 紛爭的開始相伴-g3vbh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超凡贵族
在亚速尔塔山脉南部,距离神庙炼金塔遗迹600多公里远的山林深处,蚁人修建了复杂而宏伟的地底巢穴。
蚁人是群居生物,它们的社会结构很简单,由工蚁、兵蚁、护卫蚁和蚁后组成。
普通蚁人的寿命只有15年,在它们短暂的生命周期中要扮演兵蚁和工蚁两个角色,8岁之前的普通蚁人是蚁群的士兵;8岁之后,它们就沦为族群中最底层的工蚁。
护卫蚁分为低级头目和高级蚁族。低级头目寿命25年,具有简单的智慧,可以控制数量不等的普通蚁人,指挥它们从事劳作和战斗。相比之下,高级蚁族和低级头目、普通蚁人就像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
它们头脑聪明,灵魂强大,寿命是低级头目的四倍,可以独立思考,掌握高级蚁族特有的灵能天赋,拥有情绪和情感,甚至分为雄性和雌性。只不过,绝大多数高级蚁族雌性都不具备繁衍能力。在蚁族的社会,只有蚁后才能产卵,孵化出普通蚁人、低级头目和高级蚁族。
安就是一只没有生育能力的雌性高级蚁族。
今天,一阵熟悉又亲切的灵魂波动将安从休眠中唤醒,那是蚁后母亲的召唤。出于对母亲的强烈情感,安立刻钻出自己的巢室,以最快的速度冲向蚁后的产房。途中,它还撞死几十只普通工蚁。
安的甲壳是银白色的,表面散发着朦胧的光晕,它在漆黑的坑道里快速移动时好像一道无坚不摧的白光,让躲避不及的普通工蚁纷纷炸裂。绿色的、红色的蚁人血液却被一层无形的薄膜阻挡,没能在它的甲壳上留下哪怕一丝污渍。
如果蚁后没有分配权柄,高级蚁族就不能控制任何普通蚁人和低级头目。安也根本不在乎没什么自我意识,只知道服从命令的普通蚁人。它的速度丝毫不减,一口气穿过十几条岔道,终于进入了蚁后母亲所在的主巢。
蚁后的主巢十分空旷,蚁后就在正中间的产台上,她体长6米,酷似类人生物的上半身显得娇小,五官同安一样的精致拟人,没有普通蚁人和低级护卫蚁的复眼以及大颚。蚁后的下半身肥胖臃肿,那是她产卵的器官。
每只蚁后每天可产下200枚卵,这些卵受到工蚁的精心照顾,经过15天和一年不等的时间能孵化出普通蚁人、低等护卫蚁和高等蚁族。蚁后平时就待在主巢里,身边有雄性高等蚁族陪伴,充当她的配偶兼卫兵。它们是其他蚁后繁育的雄性护卫蚁,实力非常强大,体型是安的三倍,差不多有2000磅重。
这三年来,安没有接收到蚁后母亲的召唤,事实上她的母亲这十年就不再产卵了,她的肚子里一直在孕育一个后代。今天,这处蚁巢全部的高等蚁族都赶到蚁后的主巢,总共100多个高等护卫蚁。不过,主巢的雄蚁们拦住了大家,不允许子女们靠近蚁后,雄蚁首领还出声质问道:“谁让你们过来的,你们怎么敢打扰蚁后分娩?”
“难道不是母亲召唤吗?”
“是啊,我感受到母亲的灵魂波动,是召唤信号。”
“我也接受到了……”
高等蚁族乱成一团,互相询问彼此接受的信息。而蚁后根本没有搭理它们,她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臃肿腹部出现道道波纹,似乎有个可怕的怪物就要从里面钻出来。
“我的孩子,时间还没到,你再忍一忍……”强大的灵能波动让主巢的空气荡起圈圈涟漪,蚁后努力安抚着肚子里的后代。
高等蚁族和雄蚁顾不上争执,全都围了过去,七嘴八舌地向它们所热爱的蚁后表达关切。
蚁后的肚子里绽放两团光芒,明亮的光线令腹腔变得通透,显出一个类人的生物形体。当光线照亮整座主巢,伴随蚁后凄厉的惨叫声,一双胳膊从内部撕开了她的肚子,全身沾满粘液的高等蚁族在蚁后爆开的腹腔里站了起来。
它大约2.2米高,外表是类人形态,有头部、肩膀和四肢,却没有蚁族常见的下半部身躯,但屁股后面长了一条节肢尾巴。它全身覆盖青色的甲壳,不同于高等蚁族具有金属光泽的甲壳,显得光滑且富有弹性,更接近类人智慧生物那种触觉敏锐的皮肤。它的胸部到后背呈现四道神秘的红色花纹,同它的双眼一样,正闪耀着明亮的光芒。蚁后肚子里的光就是从它的眼睛和花纹中发出的。
当它的双眼和花纹趋于黯淡,高等蚁族们终于恢复了思考能力,听见蚁后虚弱地对新生的后代说道:“我的孩子,你……”
“闭嘴!”
类人高等蚁族的节肢长尾在空气中甩出一道残影,蚁后的脑袋瞬间爆碎,隔了一会,她用胳膊支起来的上半身无力地滑落下去。
“你都干了什么!”
雄性护卫蚁首领狂怒咆哮,声浪冲击主巢令尘土震落,它扬起双锋利的爪猛地抓向新生后代的脑袋,要将杀死蚁后的凶手当场捏爆。
在高等蚁族当中,雄蚁首领不会使用灵能,但它们发展出最强大的力量和最强悍的防御,雄性首领更是雄蚁中的佼佼者,它双手紧扣高等蚁族的脑袋,厚重甲壳下的肌肉组织爆发全力。可是,那只杀死蚁后的高等蚁族却纹丝不动,一层肉眼看不见的灵能力场挡在雄蚁的爪子前面。
安从雄蚁手掌的缝隙中看见一只淡漠的眼睛正在变亮,高等蚁族缓缓抬起左手,扣住雄蚁首领的面部,很轻松地就将它的脑袋给捏爆了。
小 樓 一夜 聽 春雨
它随后又掰断了雄蚁首领的胳膊,让双腿从悬空状态落到地面,紧接着,它化为一团模糊的幻影,在扑过来的雄性护卫蚁中间来回移动,把它们逐个杀死并撕成碎片。
强大的雄蚁护卫在这只高等蚁族的面前没有任何还手之力,顷刻间就被它屠戮殆尽。
“把地上的东西都吃干净。”类人形态的高等蚁族站在满地残骸中间,对其他的高等护卫蚁一字一句地命令道。
随着它的话语,高等护卫蚁曾经无比敬爱的蚁后母亲现在就像是最美味的食物,它们忍耐片刻,终于无法抵挡美味的诱惑,纷纷上前,抢食雄蚁和蚁后的尸体。
安是最后一个进食的,它看着蚁后的残躯,心里涌出一股莫名的情绪,感觉有些痛苦但又十分饥饿。它捡起蚁后的半只手臂,走到角落里慢慢咀嚼,眼睛里第一次流下了泪水。
那只类人形的蚁族根本没有去关注安的异常,护卫蚁把雄蚁和蚁后的血肉分食干净,它目光冷峻地说道:“我是战争蚁王,亚波利斯,我是你们的王,我是蚁群的主宰。”
“亚波利斯……王……蚁群的主宰,战争之王!”
高等护卫蚁们仰起头发出狂热的嘶吼,安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嘶鸣,它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已连接上了几十个低等护卫蚁,灵能正源源不断地涌入身体,促使它变得从未有过的强大。同时,它也深刻地感受到战争蚁王的意志。
强烈的灵能波动席卷整个蚁巢,冬眠的兵蚁全部苏醒,同工蚁们一道发出嘶吼,回应战争蚁王的意志。
“蚁群只能有一个王,我的子民,跟随我去杀死其他未出生的蚁王。”亚波利斯通过意识连接向所有高等护卫蚁发出它的第二道命令。
“够了!”
庞大而威严的意志突然降临在每个蚁人的心灵深处,蚁王的意志和祂相比就像太阳下的篝火,祂瞬间就抚平整个族群的躁动和狂热。安已无法站立,身体匍匐在地面上,听那股意志命令道:“亚波利斯带着你的部下来神庙,杀死神庙里的所有生物,并要去捕获一个人类女孩贝尔蒂娜。我会让其他蚁后让出部分权柄给你,但要牢记,必须把贝尔蒂娜完好无损地带回蚁巢,哪怕你死去……”
心灵中的声音渐渐远去,不可违背的命令连同人类女孩贝尔蒂娜的形象却印刻在安的意志侧上,它和其他高等护卫蚁都在看着蚁王,如果对方胆敢违背这条命令,它们将毫不犹豫地带领整个族群摧毁新生的战争蚁王。
“去神庙。”蚁王亚波利斯没有表情地命令道。
*****************************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亚速尔塔山脉北段,亚述人集聚地。
一座50多米高的石塔矗立在一座座茅屋的中间仿佛受众生膜拜的巨人。这座四面斜尖塔既是亚述人的神庙,也是莫克莫大王的王宫。
正值深夜,莫克莫大王拥着年轻貌美的女奴在床上呼呼大睡,他身体肥胖像一头大号野猪,喉咙里发出的鼾声震耳欲聋。
莫克莫已经老了,三十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消磨了他的意志,体力和精力也都大不如以前。作为曾经久负盛名的族中勇士,莫克莫最基本警觉心还是有的,他察觉到一丝恶意,立刻从睡梦中惊醒,撑起肥胖的身体,迷迷糊糊地望向大门,看见一个佝偻枯瘦的身影。
那是一个头戴羽毛冠的老妇人,她骨瘦如柴,肤色乌黑,左手杵着雕刻成毒蛇样子的木杖,右手拿着一颗缩小的人头法器,布满皱纹的干瘪老脸紧贴头骨,看起来就像一具活尸。
“哈瑞娜达克,原来是你。”莫克莫大王辨认出来者的身份,便放开枕头边的石斧,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故作威严地说道:“这么晚了,你跑过来干什么?守门的勇士呢?他们怎么敢放你进来?”
莫克莫非常讨厌眼前的老女人巫医,事实上,他厌恶王国中所有的巫医,而哈瑞娜达克是他最讨厌的一个。因为,她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亚述王国的巫后。
莫克莫对哈瑞娜达克没有半点爱意,尽管妻子的年纪比他小很多,可她看起来比他的死掉的祖母还要苍老丑陋。不过,历代的亚述国王必须娶女巫医为王后才能成为亚述人的大王,莫克莫当然也不可以例外。
前任国王临终前,把20多个儿子全都叫到神庙,让年仅14岁哈瑞娜达克从中挑选丈夫。丑陋的哈瑞娜达可选中了莫克莫,随后,她将莫克莫的兄弟们一个个地献祭给了万灵。刚开始,莫克莫还庆幸巫后加强了自己的权威,但哈瑞娜达克献祭最后几个弟弟的时候,那种庆幸变成了恐惧。
莫克莫害怕自己的儿子们有一天也会被下一代巫后放在祭台上剖心斩首,就像哈瑞娜达克对他的兄弟们所做的事情。
如果不是巫医们懂得治疗疾病和处理伤口,还会延长国王的寿命,莫克莫绝对会把哈瑞娜达克处死,并废除巫后制度。哈瑞娜达克每次主持血祭仪式,莫克莫看到她丑陋又邪恶的笑容就有杀死她的冲动。
恐惧变成了厌恶和仇恨,莫克莫在执政期间,一直想方设法地打压巫医特权阶层,他团结民众,善待奴隶,提升武士的地位,把一年一度的血祭仪式改成三年一次,并增添竞技环节,赦免竞技优胜者,又将幸存的奴隶培养成心腹,组建只忠于他的蛇眼卫队。莫克莫已经设法除掉了十几个巫医,清洗那些偏向和同情巫医的武士。他准备在自己有生之年干掉哈瑞娜达克,重新订立亚述王国的制度。正因为如此,莫克莫大王平时格外小心,日常生活全部由拥戴他的奴隶一手操办,连侍寝的妃子也是女奴,绝不给巫医谋害他的机会。
至于哈瑞娜达克,她身边的人全都被莫克莫换成了蛇眼卫士,受到严密监控,形同软禁。
今天,哈瑞娜达克不声不响地出现在大王寝宫,这绝对不正常!
莫克莫装作昏睡刚醒的样子,赤裸身体从床上爬起来,不动声色地走向巫后。他的肥硕的身躯依然有生裂虎豹的力量,当他靠近哈瑞娜达克,便有信心在她施法之前将其一拳打死。
莫克莫大王肥壮的身体像一堵肉墙,横在哈瑞娜达克的面前,但巫后完全没有在意,笑着说道:“他们都睡着了,就像你心爱的女奴,哪怕你现在挖出我的心脏,让我的鲜血流满寝宫,他们也不会醒。”
“你的声音,为什么……还有你的影子?”莫克莫握紧了拳头,让骨节发白,全身的骨骼噼啪爆响,但终究没有向巫后挥拳的勇气,反而惊恐地后退半步,冷汗在他苍白的脸上蜿蜒爬行。
哈瑞娜达克的声音清脆悦耳,充满青春的活力,仿佛十几岁年轻少女的声音;她印在地板上的影子修长婀娜,妙态横生,同她干瘪枯瘦的身体形成鲜明对比,平添一份诡异的气息。
“别害怕…..那个曾经屠杀一个流浪食人魔族群,用它们的头骨做酒杯的莫克莫勇士去哪里了?”哈瑞娜达克轻声笑道:“我爱慕过你,选你做我的丈夫,把你扶上王位,为你清除心怀不轨的兄弟,可你却想杀死我……这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但我要告诉你,我并不在乎,因为死亡对我来说不是终点。你唯一让我伤心的是,你痛恨我,痛恨爱慕你的巫后。”
“哈瑞娜达可,我们之间可能有误会……你知道的毒蛇会畏惧毒蛇……”
“不用解释了,我能够理解,你厌恶我的丑陋的容貌,宁愿让年轻美貌的女奴为你生育儿女。我想,我如果能够恢复本来面目,你也许会喜欢我,我们可以从头再来。”
莫克莫稍稍镇定了些,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更显诚恳,“哈瑞娜达克,到我这个年纪,你的容貌其实并不重要,我们需要的是信任,对,我们需要重新建立信任的关系。”
哈瑞娜达克歪着脑袋打量莫克莫的神态如同俏皮少女,干瘪的笑脸却令人毛骨悚然,“你不看看我的本来面目,怎么知道不会喜欢我?那边有面镜子,你带我过去看看。”
女巫医手中头颅法器始终对准了莫克莫大王,它的眼窝里跳动着苍白的火焰,让莫克莫不敢妄动,只得转身走向挂在墙壁上的铜镜。借助火把的光亮,莫克莫看清镜子中的哈瑞娜达克,立刻就被她吸引住了。
镜子里,女巫医身材高挑丰满,浑圆的双腿修长笔直,纤细如蛇的腰肢令她的身姿曲线婀娜迷人,暗沉的肌肤透着一股内敛的光晕仿佛王宫收藏的象牙雕塑,她的面容清纯秀丽,棕红色的眼睛各有一道竖纹,显得神秘而妖媚。
莫克莫大王无法从她的身上挪开自己的目光,看着镜中的绝色美人对自己开口说道:“我看得出来你喜欢本来的我…..莫克莫,你也想恢复年轻的身体吗?”
莫克莫抚摸着铜镜,喃喃问道:“我也可以恢复年轻时的身体?”
“万灵、万圣离开亚述人太久太久了,以至于你和亚述人都忘记了万灵万圣的伟大。”镜中的哈瑞娜达克笑着说道:“但现在不同了,万灵已经苏醒,万圣已经回归,亚速尔塔帝国必将重新崛起,你会是复兴帝国的莫克莫王。万灵万圣将赐予莫克莫王荣耀和力量。”
“那我该怎么做?”
“血祭……万灵万圣需要灵魂之力的滋养,只有大规模的血祭才能回应祖先灵的呼唤……就从这里的奴隶开始,再把你的勇士都派出去抓捕野人俘虏,将他们的血肉灵魂都奉献给万灵万圣。”
“血祭?”莫克莫稍微犹豫了下,点头说道:“当然可以。不过,我已经赦免了这里的奴隶,血祭他们会伤害我的威望,但我保证会派遣他们去抓捕更多的野人俘虏,献祭给万灵万圣……就选择来年秋天的时候围猎野人,这样还能夺取野人村落的部分收获,再留下一部分给野人孩子,好让他们能活下去,长大以后再生育更多的小野人。”
境中美人眼波温柔地看着莫克莫,声音悦耳地说道:“抓在长出鳞片的野人,留下妇女和孩子,这是亚述帝国血祭的古法,没想到你还能记得古法……莫克莫,你真是一位受奴隶爱戴的大王。但是,万灵万圣刚刚苏醒,它们现在十分虚弱。我们可以先安排一次小型血祭,就在明天日落之前。”
莫克莫大王完全沉浸在镜中美人的柔情中,没有注意到镜子中缺少自己的影子,而他所说的话都是他心底真实想法,“我可以安排几十个人小型血祭。”
“很好,莫克莫,那就从你开始吧。”一双修长匀称的胳膊从镜子中探了出来,美人的纤细小手轻轻捧住莫克莫的脸颊,将他的脑袋从脖子上端了下来。
第二天,亚速尔塔聚集地血流成河,数以千计的男**隶被草绳拴住,排成长队,送上金字塔的血祭台。他们的鲜血染红了神庙的阶梯,他们的脑袋被按在土堆上。巫医们用亚麻布裹住奴隶的首级连同土堆,莫克莫大王和蛇眼奴隶勇士的脑袋也在其中。
血祭仪式一直持续到傍晚,当最后一个奴隶血洒神庙,位于神庙最高点的几位巫医走到巫后的身边。一位身形瘦削的老巫医对她说道:“主祭,亚述人现在没有王,是不是从莫克莫的儿子当中挑选一位大王?”
哈瑞娜达克头戴蛇尾鹫羽毛冠,身材高挑而丰满,面容清秀且妖媚,她手持毒蛇木杖,微笑说道:“不用!万灵万圣告诉我,亚速尔塔人会有一位新的女王,她叫贝尔蒂娜,她将集合四季巫王的力量,带领我们恢复古老帝国的荣光。”
“贝尔蒂娜?她在哪?”老巫医困惑地问道。
“我会亲自去找她。”哈瑞娜达克沉吟片刻,皱眉说道:“不死者也在找她,万灵万圣正努力束缚不死者的意志,可祖灵们现在非常虚弱,祂很快就能脱困。我离开之后,你们必须带领族中勇士去抓捕野人举行血祭仪式。否则,不死者先找到我们的女王,一切就太迟了。”
“既然如此,主祭,我带一些勇士和你一块去找那个贝尔蒂娜。”老巫医说道。
哈瑞娜达克摇头道:“万灵万圣刚刚苏醒,你们的力量还没恢复,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另外,族中的毒蛇勇士并不驯服,为了防止他们趁我不在的时候造反,我这就把莫克莫大王还给他们!”
女巫后的蛇头木杖重重地敲击神庙祭台,包裹莫克莫大王和蛇眼奴隶卫队的亚麻布开始收紧,黑色土堆宛如波浪涌动,一个个三米多高的巨怪从土堆里站了起来。黑色胶状物组成它们的高大强壮的身躯,它们的眼窝里都亮起两团苍白的火焰。
亚速尔塔人的后裔见到莫克莫大王和蛇眼卫队的变化,全都瑟瑟发抖地趴伏在地面上,对着金字塔上的巫医连连叩首,嘴里念诵着万灵万圣的赞词。
而此时,哈瑞娜达克的身影已消失在金子塔的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