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vv6d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之神話逆襲 線上看-第十三卷 第五章 杏子林展示-2cz52

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推薦無限之神話逆襲无限之神话逆袭
这一喝又是二十碗下去,张紫清已经有了六七分醉意,需要一条手臂撑在桌上才能维持自己不摇晃。
此时她双颊酡红,两眼迷离,坐姿再不复那挺拔的状态,有了几分慵懒娇柔之意。
毫无疑问,这样的张紫清充满了女性的柔媚,再不会给人以强悍之感。
不过她虽然姿态不再强悍,但她的强悍却已经深入人心,旁边围观群众看着她的目光不敢有丝毫不敬。
一个可以喝下近三十斤烈酒而不醉倒的女人,就问你怕不怕。
萧峰今天也是真喝尽兴了,此时他同样有了几分酒意,三人中,只有段誉依旧面不改色,这让围观群众更加骇然不已。
“乔大哥,段公子,自我踏入江湖以来,无论是喝酒还是打架,还从来没服过谁,但今日紫清是真服啦!”
张紫清手肘放在桌上,用手撑着脸颊,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醉眼如丝的看着两人道。
萧峰同样是满脸欢喜的道:“乔某也从未遇到一个人,可以跟我喝个尽兴,紫清妹子能陪我喝到最后,这份酒量足可力压天下九成好男儿,乔某佩服。”
说完又看向段誉,哈哈笑道:“最让乔某惊讶的要数段公子了,莫非段公子就是那种传说中,喝酒如饮水一般的奇人?”
萧峰说的这种人是存在的,有一种人天生对酒精免疫,喝酒跟喝水没有任何区别,只不过这样的人属于天赋异禀,百万中无一。
段誉暗道惭愧,忙对萧峰道:“乔大哥,今日着实已经喝了不少,酒这东西,过量伤身,既然二位都已尽兴,不如今日就到此为止如何?”
萧峰颔首道:“也好,那就走吧!”
张紫清闻言站起身来,微微踉跄了一步,坐她旁边的萧峰忙一把扶住她的手臂,关切的道:“紫清妹子小心,还能走吗?”
张紫清嫣然一笑,道:“多谢乔大哥,放心,想要放倒紫清,少说也还要十斤酒,只不过紫清酒量虽还未到极限,这肚量却是不够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哈哈哈……紫清妹子真女中豪杰也。”萧峰闻言大笑不止,放开了张紫清。
她提起自己的巨剑往背上一甩,背带绳在胸前斜斜打了个结。
那背带绳刚好从两座峰峦间穿过,将衣服勒出一条深沟,使得两座玉女峰看上去更加雄伟挺拔。
萧峰是经历过现代社会的,什么低胸装超短裙早就已经见怪不怪,可段誉却还是个初哥,看到这一幕,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急忙将目光偏开,心里连连念叨“非礼勿视”。
下得楼来,萧峰带着两人往城外行去,只是脚步越来越快,出城后发了性子,更是迈开大步,顺着大路疾趋而前。
绝色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醉猫
张紫清脚下踏着“神行百变”,紧跟在侧,丝毫没有落后。
这神行百变共有三个变化,其一为“脚底抹油”,练成之后,可日行千里,任是何等的轻功高手也难追上。
其二为“壁虎游墙”,练成之后攀墙入户如履平地,在毫无借力之处的悬崖峭壁上,也可如壁虎那般窜纵如飞。
其三为“泥鳅钻洞”,顾名思义,练成之后浑身如泥鳅一般滑溜,任何高手都抓你不着。
神行百变的内功原理是将全身的内力旋转震动,因此可以将外来的劲力卸开,所以才很难被人打伤,更难被抓住。
但也因为其运行原理,不仅会卸去外来力道,同时连自己打出去的力道也卸去了。
所以这就是一门专门用来防御闪避的功法,想以之对敌却并不合用,因为发挥不出自身内力,攻击力严重不足,除非你的攻敌手段本身就不靠内力。
这就跟张紫清是绝配了,她肉身力量本就已经十分可怕,即便不靠内力,单凭那身巨力加上六十多斤的巨剑,在武侠阶段就已经罕有敌手。
段誉提一口真气,与二人并肩而行,他虽不会什么轻功,但真气充沛之极,这般快步争走,却也丝毫不感心跳气喘。
萧峰向他瞧了一眼,微微一笑,道:“好,咱们比比脚力。”
当即发足疾行,速度再快几分,张紫清毫不示弱,暗运神行百变脚底抹油的心法,双脚犹如穿了滑轮鞋,一步跨出,往往会滑出老远距离。
萧峰心下暗赞不已,由于阿九入群极早,尚未拜木桑道人为师,自然没学到神行百变,他倒是初次见到这门奇妙的轻功。
萧峰与张紫清这一突然加速,段誉顿时落后一个身位,他不愿被两位新结识的朋友小瞧,于是也加快了步子。
谁知他奔出几步,只因走得急了,足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乘势向左斜出半步,这才站稳,这一下恰好踏出了凌波微步中的步子。
他无意间踏出这一步,居然抢前数尺,心中一喜,第二步走的又是凌波微步,便即追上了两人,三人并肩而前,只听得风声呼呼,道旁树木纷纷从身边倒退而过。
段誉学到凌波微步之时,全没想到要和人比试脚力,此时如箭在弦,不能不发,只有尽力而为。
至于胜过两人的心思,却是半分也没有,他只是按照所学步法,加上浑厚无比的真气,一步步的跨将出去,自己到底在前在后,却全然顾不到了。
萧峰迈开大步,越走越快,张紫清却始终紧跟在侧,丝毫不落下风,要知道,她背上可还背着几十斤重的大剑,这份轻功修为,在武侠世界也属拔尖的了。
两人顷刻间便远远赶在段誉之前,但只要稍缓得几口气,段誉便即追了上来。
萧峰斜眼相睨,见段誉身形潇洒,姿态闲适,步伐中浑没半分霸气,心下暗暗赞叹,这凌波微步的确有独到之处。
只不过与他所学的纵意登仙步相比,又大大的不如了,不过他此时表现出来的实力必须符合人设,是以便没有让自己太快。
奔出去数十里后,萧峰哈哈一笑,终于停下了脚步,“想不到紫清妹子和段公子年纪轻轻,却有这样一身过人的本领,乔某佩服,佩服。”
萧峰停步的瞬间,张紫清也一个旋身,潇洒的停住,站在了他身边,两人一齐望向段誉。
段誉做不到如二人那般行止随心,动静自如,一下子没刹住,自两人身旁冲了过去,多掠出去丈余方才踉踉跄跄的止住步子。
他转回身来,讪笑道:“惭愧惭愧,小弟不通武功,机缘巧合学了这么一门用来逃命的步法,却也尚未练精,倒是叫乔大哥和紫清姑娘看笑话了。”
萧峰爽朗大笑道:“哈哈哈……段公子,你这人十分直爽,紫清妹子也是难得的女中豪杰,乔某生平从所未遇。”
“咱们三人今日能有此一会,实乃莫大的缘分,不如便效仿那风尘三侠,义结金兰如何?”
段誉大喜过望,忙道:“小弟求之不得。”
张紫清也笑吟吟的道:“紫清幸何如之。”
“好,好,今日能与二位结拜,乔某真是三生有幸。”萧峰大为欢喜,面向东方,一撩衣摆便跪了下去,段誉见状立刻迫不及待的跪到他身旁。
张紫清跪在萧峰另一边,三人撮土为香,向天拜了八拜。
说完结拜誓词,三人叙了年岁,萧峰年过三十,为大哥,张紫清二十有四,是为二姐,段誉刚刚及冠,是为老幺。
三人一个口称二妹三弟,一个连叫大哥二姐,一个唤道大哥三弟,均是不胜之喜。
……
“二姐,你这把剑想必很重吧?”重回无锡方向的途中,三人有说有笑的并肩而行,段誉饶有兴趣的看着张紫清背后巨剑问道。
张紫清在身前握拳道:“那是自然,此剑重达六十四斤,别看我这身无几两肉的模样,我可是天生神力,又修炼了增长气力的炼体功法,这一拳打出去足有千斤巨力,在北海那地界,别人都叫我‘霸剑’,你要不要试试?”
段誉咋舌不已,连连摆手谄笑道:“不敢不敢,二姐这千斤铁拳,还是留给未来的姐夫吧!小弟可无福消受。”
“哈哈哈哈……”萧峰听得忍俊不禁,大笑不已,张紫清撇嘴道:“你姐夫还不知道寄存在哪个婆婆肚子里呢!我这样的女子谁敢要?恐怕注定得独孤一生了。”
段誉忙道:“怎么会?二姐貌若天仙,武功高强,你要是公开说一声招婿,恐怕提亲之人得从江南排到大理去。”
萧峰附和道:“是啊!二妹这样的女中豪杰,自有懂得欣赏之人。”
张紫清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的道:“真的?”
两人异口同声的道:“绝无虚言。”
张紫清嘴角一弯,道:“好,若日后我找不到婆家,老无所依,就赖上你俩了,你们自己商量一下以后谁养活我吧!”
萧峰豪爽的道:“只要你愿意,日后二妹就是丐帮帮主的亲妹妹。”
段誉也笑眯眯的道:“若二姐愿意来大理做郡主,我也不胜欢喜。”
结拜时三人都自报了家门,是以两人都已经知道他是大理镇南王世子。
张紫清摆摆手,撇嘴道:“郡主还是算了吧!我怕被你们送去和亲。”
不愿与君共婚
段誉不悦道:“欸,二姐这么说就有点瞧不起小弟的意思了啊!”
张紫清笑道:“开个玩笑,认真你就输了。”
“呵呵呵……”
“……”
三人说说笑笑行了片刻,只见大路上两个衣衫破烂,乞儿模样的汉子疾奔而来。
那两人施展轻功,晃眼间便奔到眼前,一齐躬身,“启禀帮主,有四个点子闯入大义分舵,身手甚是了得。”
“蒋舵主见他们似乎来意不善,生怕抵挡不住,命属下请大仁分舵遣人应援。”
萧峰眉头微皱,道:“点子是些什么人?”
其中一名汉子道:“四个点子中有三个是女的,一个是高高瘦瘦的中年汉子,十分横蛮无礼。”
乔峰不满的哼了一声,道:“蒋舵主忒也把细了,对方只不过单身一人,难道便对付不了?”
说话那汉子讪讪道:“启禀帮主,那汉子武功高强,而且那三个女子身上似乎也带着武功。”
张紫清摩拳擦掌的道:“既是如此,大哥我们快去看看吧!我倒想知道是何方神圣,敢招惹天下第一大帮。”
萧峰和段誉皆瞧得好笑,看来这位“霸剑”对打架一事确实十分热衷。
当下由两名汉子在前引路,前行里许,折而向左,曲曲折折的走上了乡下的田径,这一带都是极肥活的良田,到处河港交叉。
行得数里,绕过一片杏子林,只听得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杏花丛中传出来:“我慕容兄弟上洛阳去会你家帮主,怎么你们丐帮的人都到无锡来了?这不是故意的避而不见么?”
“你们胆小怕事,那也不打紧,岂不是累得我慕容兄弟白白的空走一趟?岂有此理,真正的岂有此理。”
段誉一听到这声音,心中登时怦怦乱跳,那正是满口“非也非也”的包三先生,心中暗想:“不是说还有三个女子吗?莫非王姑娘和阿朱阿碧也跟着他一起来了?”
只听另一个北方口音的人大声道:“慕容公子是跟敝帮乔帮主事先订了约会吗?”
“订不订约会都一样,慕容公子既上洛阳,丐帮的帮主总不能自行走开,让他扑一个空啊!岂有此理,真正的岂有此理!”
先前说话那人再次问道:“慕容公子有无信帖知会敝帮?”
“我怎么知道?我既不是慕容公子,又不是丐帮帮主,怎会知道?你这句话问得太也没有道理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便在他话音刚落之时,只听得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忽然响起:“好一个强词夺理,胡搅蛮缠的混账东西,真是岂有此理。”
包不同听闻此言,脸色微变,条件反射的反唇相讥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缺乏教养的野丫头,真是岂有此理。”
这一对一回间,萧峰与张紫清段誉已步入林中,但见杏子林中两波人相对而立,一个容貌瘦削的中年汉子身后站着三个二八年华的美丽少女。
张紫清打眼看去,那中年汉子身形高瘦,穿一身灰布长袍,脸上带着一股乖戾执拗的神色,当是天龙第一臭嘴包不同无疑。
他身后的三名少女,当中一位身穿藕色纱衫,身形苗条,长发披向背心,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容貌绝美,端庄之中带着些许稚气。
“这王语嫣果然有倾城之貌,难怪会迷得段誉这小子神魂颠倒,不过姐们也不差。”张紫清心下暗道。
站在王语嫣左首的是一位绿衫少女,一张清秀雅丽的瓜子脸,满脸都是温柔,全身尽是秀气。
她的容貌算不上极美,比之王语嫣是逊色一筹的,但八分容貌,加上十二分的温雅,便不逊于十分人才的美女,此女当是阿碧。
另一边的阿朱,身穿淡绛纱衫,一张柔美的鹅蛋脸,雪白粉嫩的面颊之上,镶嵌着一双乌黑灵动的大眼睛,另有一股动人气韵,给人一种精灵顽皮的感觉。
那边的阿朱在萧峰走进树林时,视线便与他交错而过,两人眼中都闪过了微不可查的笑意。
由于不确定附近是否还有其他轮回者隐伏,两人没敢表现得太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