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iwb精彩絕倫的小說 夢迴大明春 ptt-579【小皇帝的疑惑與期待】熱推-rq9c0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
朱载堻登基之后,立即搬离豹房,日常起居皆在乾清宫,只闲暇时前往豹房那边散心。
顾太后也跟着儿子搬来,居住在清宁宫,即太子东宫。此宫在朱厚照时期,由太皇太后(朱见深的王皇后)居住,太皇太后病逝便一直空置。
万界时空穿越者 聂天心
至于夏太后,以及两位太妃,则居住在仁寿宫、哕鸾宫和喈凤宫。
根据两位太后的居所,顾氏又称东太后,夏氏则称西太后。
顾太后平时无聊乏味,也经常去西宫找夏太后和两位太妃。四人都是朱厚照的后妃,也没啥矛盾可言,相处得还算比较融洽。
清晨。
朱载堻来到清宁宫问安:“儿子叩见母后,恭请懿安。“
顾太后高兴道:“皇儿不要多礼,快座!”
母子俩一阵闲聊,渐渐聊到朝政上。
朱载堻说道:“老师……老师似乎有点不容异见,姚御史只是弹劾了心学门人,便被排挤到南京做户部尚书。”
顾太后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问道:“你可是在猜忌老师?”
朱载堻连忙说:“也非猜忌,就是有点……不舒服。”
顾太后沉默片刻,突然问:“皇儿可知道,你父亲如何评价王若虚?”
朱载堻说道:“自是赞誉有加。”
顾太后摇头,回忆往昔道:“那是两年前,你父亲突然说:‘我死以后,二郎必为权臣’。”
朱载堻惊讶无比:“父皇真这么说?”
顾太后继续说道:“你父亲还说:‘二郎欲为千古名相,图变法改革,立不世之功业。想做成这些事情,不当权臣是不行的,且让他试试吧。堻儿若想掌控权柄,不妨三十岁以后再说,三十岁之前,切莫让他跟二郎起争执。’”
朱载堻愣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
顾太后又问:“皇儿可知,你父皇为何一直不让王若虚入阁?”
朱载堻回答:“父亲慈爱,特地把老师留给孩儿为辅臣,擢升老师入阁的恩义也留给孩儿。”
“你知道便好,”顾太后叮嘱道,“王若虚想做权臣,就让他去做,你也趁机好生学学。待你三十岁以后,再收回大权也不迟。你父亲还说:‘堻儿可施之以柔,不可手段强硬,免得失了君臣之义、师徒之情。以二郎的聪慧,当会给自己留后路,不会霸占着权柄不放。”
朱载堻对此不敢苟同,因为王渊给他讲过,绝对的权利会让人迷失其中。老师也是人,万一也沉迷权位不可自拔呢?
见儿子表情不自然,顾太后笑道:“你父亲不喜欢当皇帝,你老师也不喜欢当权臣,他们君臣二人彼此深知对方。你父亲还说过:‘我与二郎,若非君臣,必为挚友。或可结伴驾巨舟于四海,服蛮夷于波涛,如此岂不快哉?’”
回忆老师给自己讲课的点滴,朱载堻已经开始相信父母所言。但他现在才十五岁啊,三十岁之后再收回权柄,他真的甘愿做十五年吉祥物吗?
朱载堻拜别母亲,回到自己的办公之所。
新的司礼监掌印叫张芳,以前掌管豹房书房,专门给朱厚照管理各种图书。另有秉笔太监九人,皆为顾太后的随侍太监出身。
在朱载堻的改革之下,九大秉笔太监当中,六人分别批阅六部奏章,一个人批阅厂卫奏章,一人批阅通政司所进奏章,一人批阅都察院奏章。九大太监互不干涉,直接向皇帝负责,独立于司礼监掌印之外,同时不得兼掌任何机构。
这等于把司礼监的权力,一分为十,皇帝总揽!
如此行为,在文官看来可称贤君,完全杜绝了宦官干政,更难得的是这位皇帝还未满十五岁。
司礼监掌印张芳,抱着大印站在旁边。他虽然没有秉笔之权,但也不只是整天盖章,另外还负责提督东厂。
九大秉笔太监,依次排列等候。
等朱载堻坐下,负责通政司的秉笔太监上前,汇报今天的主要工作内容。
通政司能绕开六部的事务,主要是六科报告和官民密信,这些可以不经内阁之手,直接由通政司发往司礼监。
六科给皇帝的报告,一般有两种。
一是内阁给六部下达的任务,六科负责检查,五日核查一次,没完成的催促六部赶紧办理,已经完成的就汇报给皇帝知晓。
二是内阁、六部所指定的决策,六科认为不合规矩,可以直接驳回,顺便给皇帝打小报告。
六科、通政司可以制衡六部和内阁,但在以往都功能缺失,朱载堻在分散太监权力的同时,又把六科和通政司给竖起来了,以此制衡内阁与六部大权。
这些东西,都是王渊教的。
在听取六科工作报告的时候,朱载堻突然又对王渊信赖起来,若老师真有私心,怎么可能教给自己这些东西?
很快到了户部的奏章,户部郎中龙大有,首上《乞请清田均赋疏》,请求清丈天下田亩,改革千疮百孔的赋役制度。
历史上,龙大有是正德年间,在地方主持清田的第一人,可惜中途丁忧回家,他的清田工作半途而废。
朱载堻刚开始没当回事儿,可渐渐就发现不对劲了。
姚镆被王渊调任南京,似乎吹响了改革派的冲锋号。
紧接着,户部右侍郎顾鼎臣,上《陈愚见划积弊以裨新政疏》。反映江南赋税过重,田赋失衡,杂税繁多,里甲、粮长问题严重,请求进行一系列清查工作。
顾鼎臣乃弘治末年状元,父亲是个开杂货铺的小商人,年过百半还没有子嗣,五十七岁跟婢女私通生下顾鼎臣。正妻多次想要弄死这个庶出子,母亲只好偷偷将他藏在磨道中,被磨坊主救出并收养。
养父也就开个小磨坊,经济条件有限,能供顾鼎臣读书已是难得,他有时甚至饿得跑去乞讨,倒是跟一群乞丐混得很熟。即便考上秀才之后,顾鼎臣都还跟乞丐有来往,有次偷狗钻进寺庙,劈罗汉塑像当柴禾,跟一群乞丐朋友吃得爽歪歪。
直至顾鼎臣高中状元,他的生母还在顾家当烧火丫鬟,正妻迫于舆论压力才让母子相见!
从小的成长环境,让顾鼎臣饱尝民间疾苦。历史上,他年轻时满腔抱负,在嘉靖初年力言改革。可渐渐被党争搞累了,入阁之后得过且过,在夏言手下当次辅,成为专给嘉靖拍马屁的青词宰相。
但是,顾鼎臣的门生王仪,却在地方偷偷搞清田改革,按顾鼎臣年轻时的上疏进行实践,顺利在苏州府完成清田改革工作。
顾鼎臣的两本奏疏呈上之后,礼部郎中霍韬又递上一份《泣血陈言疏》:“臣生长地方,目击弊蠹,每一兴思,辄叹诧愤塞……”
再然后,御史郭弘化又上疏:“天下土地田亩,视国朝初年减半,乞通行清丈及核查户口,以杜绝包赔兼并之弊……”
幻逆乾坤 张昕奕
这就要开始改革了吗?
朱载堻居然颇为期待,他是个少年皇帝,满脑子都是励精图治,也不知这种热情能维持几年。
这些奏疏,内阁的拟票是:清田必行,不可急躁,且为之廷议。
四人请求清田的奏章,似乎已经拉开改革序幕,许多改革派或投机派,也纷纷跟进议事。
之后半月,上疏清田者,竟多达数十人!
刑部左侍郎梁材,悄悄拜会杨廷和,拱手道:“杨相,姚公被明升暗降,已调往南京任尚书。王琼、王宪之辈,皆主动投靠王若虚,满朝上下尽是王党。百官只知王若虚,不知首辅是何人矣。杨相为何还坐视此辈胡来?若清丈天下,必致民怨沸腾,四海难以清宁!”
历史上,嘉靖年间的多次清田,就是被梁材给强行阻拦的。
姚镆与梁材,天下清官榜样!
且梁材的城府更深,引而不发,默默观察,坐视姚镆去当出头鸟。眼见姚镆被排挤到南京,他不敢直接站出来反对,于是悄悄跑到杨廷和这里挑拨离间。
杨廷和早已年老体衰,干完一票就走人的,哪会吃这套?他笑道:“大用(梁材)勿要多言,老夫病入膏肓之人,哪有精力管理朝政?王若虚励精图治,于国于民未尝不是好事。”
梁材只好灰溜溜离开,又去串联其他官员,可一个个都是缩头乌龟,竟然没人敢跟着他瞎胡闹。
这就是排挤姚镆的作用,一来震慑反对派,二来激励改革派。
但是,反对派依旧众多,他们正在等待机会,等着清田改革出乱子!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除了王渊权势已成,又拿姚镆敲山震虎之外,还因为清田改革占据大义。谁都知道积弊已深,谁都知道必须改革,直接跳出来反对没啥好处,非但不能赢得清誉,还会因此得罪王渊。
那就慢慢等吧,改革必出错乱,一旦乱了就能指摘,就能群起而攻之。
可惜,王渊居然不动手,迟迟不下令全国清田。只让工部赶制三万把弓尺,说是要分发给地方州县,今后不得用民间私尺丈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