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1yy8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起點-第246章閲讀-a5388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我们一路向南。”
游击队希望赶在各矿场的灭绝计划之前救下更多人。
驻军一路后退,我们一路前进。
看起来可能就像是我们在追击乌萨斯的部队一样,但这肯定不可能。
我们是一边躲避着乌萨斯的常规军,一边在他们眼皮下救人。
这么做的理由,我想只能说,我们应该这么做。
但我想通过吸纳更多的感染者,为其他队伍争取空间,同样也在老爹的战略规划之内。
爱国者可能画下一条线,一条我们不会穿过的线。
跨越那条线意味着我们要和乌萨斯正面开战,这是绝对打不过的。
要么我们就必须潜伏起来。
也就是说,离开雪原可意味着我们要隐秘买入乌萨斯真正的疆域,被严苛法度管理的领地。
在那个时候游击队将收起阿门的武器,直到我们重新找到爆发的机会。
荒野里活跃着乌萨斯的军舰,城镇对患病的家伙智慧更加残忍,按一定会是一段艰难的日子。
想要迈出这一步,的确太难了。
但在西北冰原,只有雪。
只有雪的土地是养活不了大家的。
为此我们要寻找生路。
“兄弟姐妹们没事情吧,真是一场恶战。”
‘谢谢你雪怪,有你们作为先锋,我很放心。’
‘有塔露拉你在身边,我们的感觉也是如此,你和我们配合的天衣无缝。难怪大姐放心你带着我们出站。’
‘而且你的法术越来越高明了,让火从寒气中间穿过去来引爆,我怎么可能想得到。’
‘因为我那并不是火,说起来也挺复杂。’
“大姐一定会开心,我们现在也不用那么依赖她了。”
“我们会暗自这里遇到更多的敌人,塔露拉?”
这座城市本来就是乌萨斯三年前拆迁计划中的一个环节。
“又是因为一次不合规的行动,这支队伍占据了这座城市,驱逐了本地居民。”
“至少在我们面前他们已经不堪一击了。”塔露拉说。
“他们可能没有你说的那么脆弱。”
“我说的是,相对乌萨斯的队伍来说,爱国者也没有让你们参加更加艰难的战斗吧。”
“啊,老爹确实觉得我们还不够资格,现在的话准没问题,我们和大姐已经轻车熟路了。”
“但真正的帝国战斗队伍,比这只没有纪律,缺乏U型捏脸,甚至不再编织中的队伍,强大太多。”
“就算是也不看一季度乌萨斯队伍,我么你也只有依靠战术略微胜过他们一点。”塔露拉说。
“那我们是不是没什么可高兴的。”
“也不,我们取得了我们赖以生存的东西。”
“不获得这批资源我们没有办法渡过这个冬天,这是我们一定要争取到的。”
“而且就算这座一动城市又旧又破。”
‘对我们来说已经很大了。’
“我们可是一次都没有住上过移动城市。”塔露拉说。
“塔露拉。”
“什么事情。”
‘我记得你是村子的感染者。’
‘我们可也是个大队伍,和你们游击队一样。’
“有些遗憾,我不是游击队的人。”
“但是这一次我们出的人比你们多的多。”
‘那你叫我有什么事情。’
‘我们就在这里分道扬镳吧,塔露拉。’
“你是认真的?”塔露拉说。
“我们也和你们一起打了很多场仗了,我们也为你们做了很多事情了。”
‘这座城市的资源我们可以五五分成,给你们多一些也没有关系。’
‘但是这座城市留给我们吧。’
‘有了这座城市,我们能够去很多地方,我们可以在冰原上四处新购,搜查队和乌萨斯都找不到我们。’
“你们不愿意在继续战斗了?”
“会死的?”
‘我们有点。’
‘那些敌人越来越强。’
‘这些人甚至比不过爱国者的游击队曾经面对过的任何一支劲旅。’
“但我们不行。”
‘塔露拉,你不会不同意的对啊吧。’
————
‘你这都是在说什么。’
‘雪怪,你们这些没有体温的家伙当然不怕死了,我们可。’
‘你。’雪怪说。
“没事,让我好好和他说。”
“那我们会立刻取走资源,将这个城市留给你们。”塔露拉说。
“那感情好。”
“但是不许侮辱任何一个战士,向雪怪道歉。”塔露拉说。
“对不起。”
‘这样行了吗?’
‘召集战士我们去庆典资源。’
还有将我们收缴的那台乌萨斯通讯终端打开。
“你是说?”
他们知道爱国者的游击队不在。
“你去哪儿。”
‘我正准备和你汇合。’
“你将城市拱手让人?”老爹说。
“看来您已经得到了我的消息。”
“他们的行为可以成为是背叛,你的准许会让他们得到正当理由。
你灰灰啊了纪律的执行。”
‘从他们要求走的那一刻起,我们就留不住他们。’塔露拉说。
“没有信念之人,无一例之人,从头到尾,不应战斗。”老爹说。
“按照这个标志,没有人在最初就有参加战斗的资格。”
“纪律胜过铁,杀死他们,夺回城市,这是你应该为你的队伍和同胞做的。”
‘让啥阿门知道,为了一座破败的城市,可以杀掉一群走投无路的人,可以用同胞的血来am?’
“他们违法了纪律。”
“他们从头到尾就不是为了纪律在战斗。”
‘距离我一次见到你,一寄给你过去十年,我从未正是命令你,只是任凭你参加,或者拒绝合作。’
‘现在我不知道你比以前更加成熟还是软弱。’
‘是因为我反对你的观点。’
‘你现在只要郝昭其他感染者,只要宣布他们被迫了,他们就会立刻被处死。’
‘你应该将他们的行为公布于众。’
‘我不能。’
“你犹豫了,因为你热爱他们。”
“你不热爱杀了,这当然很好,但也许需要有人去做这种事情。”
“先生,我并非不敢这么去做,也不自以为比人更道德。”
嚣张宝宝:爹地,还我妈咪 天雨若轩
‘那么让我去吧。’
‘’如果你不愿意。
“怎么,你那是什么表情,真以为我和他们说的那样,是一个所谓的超的人。”
“这种人早死了。”
‘除了战争的胜利和对胜利果实的维护,又有什么是荣誉的,战胜可憎的敌人天生就是荣誉,我却不为更多牺牲而感到骄傲。’
“如果有一件事情,能够领我们去的胜利,能够让我们少死一个俩个同胞,这件事情就会是正确的。”
“这座缺乏维护的城市不出几年就会损坏,它服务人类的时间,已经远远长于它被设计时候应该有点寿命。”
‘你我都知道,他们的迚命令依然实在学院上停步,他们依然要找到自已的出路,即便只有这三年年时间,他们依然为自已点燃了一个希望。’
‘’我不会歼灭这个希望。
青春都壹個吊樣
‘你任凭他人分化我们的队伍?’老爹说。
“不对,我已经说了,他们从最开始就不属于我们的队伍。”
‘我不会和你说的那样,一个人因为软弱就不能奋斗,我只会说有的人尚且不能理解我们所想。
“我们将有许多同行人,但不是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服务于我们的目标。”
“我们借助他们的力量而不是征用。
征用只是会让他们和自已的目标想排斥。”
‘队伍的纯洁?’
‘我喜欢这话。’
“你是一个正直的人。”
“附近驻扎着一支更加训练有素的敌人,不幸必须会发生。”
‘即便我不愿意承认,但是没有错误,他们有可能会这么做,所以我们应该做好准备。’
‘雪怪已经收到了通信。’
“没错,从移动城市发出讯息,投送给了这个区域的乌萨斯驻军,将我们的位置暴露给他们。”
‘他们在利用我们去音乌萨斯。’
“接下来的战斗谁都不想看到。”塔露拉说。
“他们的愚蠢会让他们一步步滑向毁灭。”老爹说。
“庆典上网。”
绝品世子妃 千芊结
‘正如你随想,我们就是诱饵。’
“你怎么看。”
‘他们做的一切的都有原因,我也知道原因,这些确切的理由会阻止我产生希望。’
“我们要如何从这之中,找到叛徒。”
‘这些人为了片刻喘息出卖了同胞,对他们的坦户是对战士的伤害。’
“不,他们从来没有忠诚过先生”
“要求队伍里面每个人都是完人,不可能的,不会存在这样的队伍。”
“游击队。”
‘游击队的战士也不是,他们中想的多的人也就那么些。
其他人是因为种种原因留下来愿意付出,却不一定想的清楚。”
“退下吧士兵,不用和她争辩。”
“毁灭一座城市比建立一座城市简单的多,让他们留下吧。”
“如果感染者可以通过各种办法活下来,那我宁愿这些办法痛殴他那个有效果。”
“塔露拉你是不是设想,不去做出牺牲的。”老爹说。
“牺牲?”
“这难道是我来下决定的”
“我们很多人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不流血,无法获胜。”
‘你很清楚,你我都清楚,你所谓的去南方,是一场战争的导火索。’
“帝国不会做事感染者团结壮大,如果真如同你宣传的那样,感染者将以一系列行为改变命运。
这场战争在所难免。”
“是的。”塔露拉说。
“我们首先要让大家清楚,自已的生命有意义。”
“只有在发生的那些,感染者都没有遗物去面对。”
‘你想要游击队参加战争。’
‘塔露拉,你是想要等到一场你能够从中获利,找到机会都乌萨斯语他国的战争。’
‘还是自已发生战争。’
“别妄想有一个不惨烈的牺牲。”
小仙女在我家
‘但我不回去牺牲别弱’
‘你准备好承担巨大的痛苦了么。’
‘我没有准备,因为我们必定受苦。’
“你企盼所有人都善良。”
‘我只是相信自私和残忍不是每个人乌萨斯人的天性。’
‘也许有一天,您会遭遇真正的邪恶。’
“我想我已经见过了。”
“但愿如此。”
‘如果有战士曾经向他的队伍和他的同胞宣誓效忠,最后却因一已之利用而被迫,那这种行为,我会发布惩罚名单。’
但和我们还未同心的一群感染者,我们有什么理由杀戮他们。
我们的敌人不在这里啊。
“塔露拉。”爱国者说。
天下第壹廚 迪雀梁
“你说。”
“我曾经尊重过许多人,大多不会因为他们的强大,而是因为他们的正直,希望你也是如此。”
“谨记教诲,先生。”
“双星的位置呢。”
“还在山坳口,她说要守护住据点,等到我们成功夺下城市。”
‘我们去和他们合流,我要当面和他们道歉。’
“所以就这样了吗,老爹。”盾卫说。
“至少还有三支驻军在附近,我们要将他们各个击破,才可以将资源送出来。”
“从结果来说,她没有错。”
“移动城市不会向前走。”
“塔露拉姐姐,你心情不好吗?”
“没有。”塔露拉说。
“伊诺,萨沙,我还要叫你们本名吗?”
“为什么这么问。”
“行走在外面有一个保护自已ID名字比较好。”
“有点时候如果自已㕺名字,就只有一直被别人叫他们取的名字。”
“可是你没有换过名字。”
“因为我不想。”
‘为什么,这和你想的不同。’
“因为我想成为一个表如如一的人。”
“所以你现在想的和做的不是一回事。”
“萨沙。”
‘没出,所以我要坚持住这个名字。这样有意义。’
“因为我是谁对于大家来说不重要,整名字对我自已重要。”
‘那我到底该怎么称呼你。’
“萨沙我这么对你说,我只是个反抗者,只是个普通人。”
“名字?不重要,任何人都不该记得我的名字,这个名字不该成为斧蛤,也不能有别的力量,它只是我的名字。”
“如果你想呀偶读话,只是现在你可以叫我塔露拉,可以让我回头,但也就只是这样了。”
“塔露拉。”萨沙说。
“伊诺也可以这么说,有些话可能对你们还太早,但我还是想说给你听。”
‘说吧。’
‘我让你叫我塔露拉,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我当成朋友,志同道合的朋友。’
‘即便我死了,你会记住这个名字,但不是因为我一生中做过什么。’
‘只是希望你记得我们相处的事情,希望你记住塔露拉是一个朋友。’
“可你在杀坏人,和他们战斗。”
‘战斗的那个人我不想阿有没给你做,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战斗,我们所有人都是斗士。’
‘不要低着头跟着斗士的脚步去走。’
“不是所有人都是老爹,我们米尔都会犯下错误,你要抬起头,看他走到哪儿。”
‘’而不是他们有着怎么样的头衔,你闭着眼跟在后面。塔露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