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3nq1精品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第一千三百十四章 大人物的大心臟!看書-y1pnw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这个嗓音如果让楚云听见,他未必知道是谁。
可傅红英,却对此一清二楚。
也深刻地知道,此人才是本次猎杀楚云任务的最终压轴。
更是本次猎杀任务的督战。
哪怕是傅红英,也只能算是先锋军。而非最终的压阵之人。
夺命刀。
是傅红英的本命绝学。
更是他成名已久的压箱绝学。
可这一招,虽然威力巨大,有一招制敌的威慑力。
但同样,对自身的伤害也是巨大的。
更是不留余地,不留退路,必分生死的一招!
一旦使出,就真的将这场对决,推向了终点。
不是他死,便是楚云亡!
是时候了吗?
已经到了拿命去赌最终胜利的时刻了吗?
傅红英抬眸看了一眼战意昂扬的楚云。
他气势太盛!
他的战意,也远超此刻的傅红英!
正常来决斗,傅红英看不到任何胜算和希望。
天才宝贝:绝版总裁糊涂妈
正如肖童来说,此刻的傅红英,唯有拿出他的本命绝学,才有和楚云做殊死一搏的机会。
否则,他将屈辱战死!
拔刀吧!
仙路煙塵
傅红英在内心做了短暂的心理建设之后。
灰姑娘的罗密欧
他拔刀。
施展他的本命绝学,夺命刀!
刀锋凌厉,气吞山河。
傅红英在刹那间,宛若一尊战神。浑身杀意凛然,裹挟毁天灭地之威势!
他目露精光,在逼近楚云之时。眉宇间,戾气吞吐,轰然而至。
“楚云。你以为你赢了?”
傅红英薄唇微张,刀锋一横:“你真以为,我傅红英这么好打败?”
话音刚落。
他手起刀落。
天地为之色变。
空气仿佛被彻底搅碎,遮天蔽日,气势恢宏!
暗中。
權色仕途
影子亲眼目睹傅红英这一刀,难免为楚云感到担忧。
重生之炮灰女配要逆天
神級屍王 十八拉古
他隔得远,也不可能第一时间赶到。
可纵然能够赶到,他也断然不可能为楚云去接这一刀。
尽管他有把握接住,也能够战胜打败傅红英。
但在武道世界,比影子强大的,何止一人?
他今晚能够代替楚云接住这一刀。
明天呢?
后天呢?
就连主人楚中堂,都不会轻易干预楚云的武道世界,他一个仆人,凭什么?
又有什么资格去干预?
武道巅峰之路,除了靠自己,谁也指望不上。
一旦被人帮助,一旦乱了武道之心。未来,就很难再有大出息。
而楚云作为楚家之后。
作为两大传奇人物的后代。
老子是楚殇,老妈,是名动天下的萧如是。
他岂能成为一个武道世界的懦夫?
“你还要观望到什么地步?”
耳畔,响起徐稷下迟疑地质问:“这家伙看起来是要和楚云玩命了。”
“我知道。”影子淡淡点头。“不玩命,他必败无疑。”
“那你不打算出手吗?”徐稷下皱眉问道。“再不出手,我怕就来不及了。”
“生死有命。”影子说道。“至少在我看来,楚云的胜算在六成以上。”
“那剩下的四成呢?这可是不可预估的。一旦楚云发生意外。我们如何向大老板交代?”徐稷下问道。
他在武道方面,只能算是平庸。
不像影子可以常年跟随在大老板左右。为其分忧。
“武道之路,从来没有捷径可走。”影子说道。
“我知道你和大老板的心思。你们希望楚云借助这场硬战,来完成蜕变,来进行武道上的破格。可你们想过没有,楚云走到今天,已经算是天赋异禀了。已经成为武道中极富盛名的强者了。又何必给他如此大的压力?又何必让他走向极致之路?”徐稷下说道。
“他的确天赋异禀,也充满了武道才华。”影子说罢,且忽然话锋一转道。“那你可知道。楚云的父亲,主人的大哥,那个当年的武道第一人。年仅二十五岁时,便成为那个时代的唯一的传奇强者。”
“你又可知道。当年古堡为了诛杀楚殇。付出了多大的心血?近乎掏空了整个古堡强者的基石。才能够完成那一次的猎杀任务。”
影子说罢,一字一顿道:“和楚殇比起来,楚云现在的武道成就,不算低,可又能高到哪儿去?”
徐稷下闻言,微微摇头道:“总不能拿楚云和那个时代的第一人相比。这对他也不公平。”
“但他必须和他的父亲相比。甚至要超过他的父亲的成就。”影子一字一顿道:“别忘记了。楚殇当年是如何惨死在古堡手中。他若是不比楚殇更强大。将来的下场,又该如何?”
徐稷下闻言,彻底没了声音。
他知道影子说的都是大实话。
他只不过是站在普通人的角度在判断楚云。
他不够强大吗?
他已经足够强大了。
站在任何的角度来评判楚云,他都是最为出类拔萃的年轻人。不论是武道方面,还是为人处事。
天才邪尊 相忘於天涯
你很难说有什么人在综合能力上,比楚云更加的优秀。
只是。从他出生开始,他就背负着难以想象的压力和负担。
他的人生,也并不能像普通人那样度过。
所以老爷子最终默认了他参军。
哪怕他面临再大的困境,也没有出手相助。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楚云出生就可以当人上人。
但那样的人上人,不是楚家所需要的。
更不是楚云应该去做的。
他要做的,是真正在全方面领先的人上人。
是能够肩负杀父之仇,能够对抗古堡的人上人。
很显然,现在的他,还远不及楚家的期望。
也并没能达到萧如是的要求。
一切,要看他自己。
“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呢?”
沉思良久之后。
徐稷下忍不住质问道:“就算是大老板,如何向萧如是交代?”
“或许并不需要什么交代。”影子缓缓说道。“萧如是在这方面,比主人还要疯狂。他甚至警告主人,不要过分参与到楚云的这场战斗中来。否则,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如此远距离围观。而不是更靠近一些?”
徐稷下闻言,吐出口浊气道:“这就是大人物的大心脏吗?寡情之极,冷漠之极。”
坏天使
影子眯眼说道:“谁又会比萧如是更了解她的儿子呢?你,我,还是主人?”
“难道你以为,萧如是这些年会真的没关注过楚云吗?会真的不知道楚云的实力吗?”
徐稷下怔了怔。随即叹了口气:“但愿如你所说,一切都在她掌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