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zb37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第1501章 歸來的炮灰大師兄4推薦-qktdc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契约成立,因为芩谷并不需要亲自掌控委托者的身体与其他人接触,所以她也不需要去时间调节房间适应委托者的生活习惯行为模式。
直接就设定了珞云峰所在的小时空坐标,开着小木屋穿越虚空,飞过去了。
小木则在天道平台备案申请,以及检索在小时空里的小屋定位等等。
时空小屋在中级文明的修真世界里的定位所需要的能量更高一些,每次是五十到一百能量石不等。
为了不会太过突兀,小木选择了一个距离魔兽山脉较近的一个村子里的一间废弃房屋,作为小屋的落脚点。
而他和芩谷的本体则装扮成外乡人前来投亲。
当然不可能有真正的亲自,而是小木随便根据村子里已经早就搬走的一家人编造的亲戚,于是两人便顺理成章住进了那间废弃房屋里。
芩谷从身体中分出了一缕神魂,带着怀安进入到委托者的身体。
之所以以这样的方式帮助委托者,而不是像在上个世界那样,直接脱手,只需要稍稍给点“金手指”让委托者自己去做。
珞云峰不比小柔,小柔本身实力不俗,只差一点辅助。
珞云峰比之安宇差了一个境界,况且对方还有金手指以及没显露出来的手段,就算是给他高级阵盘符箓或者药粉,恐怕也很难扭转命运。
芩谷灵魂寄宿委托者身体便可以使用灵魂技能的权力,那些技能加上手段以及委托者的资质可以更快提升实力。
还有一点则是,小木只是检索到了洛风和瑶瑶在这个小时空,却无法检索出她们具体在什么地方。
芩谷还需要更多信息源,以及一个辅助力量才行。
她的灵魂进入委托者的身体可以更好与对方协商,彼此帮助。
醜女替身
她的本体和时空小屋便她在这个世界的基点。
本体的实力相对于其他修士很有限,主要是给远在委托者身体里的神魂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在不时之需可以躲进小屋里保命。
嗯,还有就是收集材料,符箓啊,阵盘啊,防御型灵器之类。
且说芩谷和小木分头行动,小屋这边完全不用她操心。
现在是珞云峰逆转人生最为关键的几个小时,必须好好把握。
因为这次珞云峰灵魂刚刚离体便向芩谷请求逆袭,路途中也没有耽搁太多时间,芩谷只逆转了两个多时辰。
除去浪费的一些时间,现在相当于在既定的剧情中,原主死亡前一个时辰。
————
芩谷带着的怀安进入珞云峰是身体中,对方的灵魂也回到身体。
大概是之前死亡太过痛苦,悲愤之情太过强烈,所以现在再次拥有一副鲜活的身体,激动的不能自已。
珞云峰不自觉地就开始流泪。
紈絝公子 寧飛羽
芩谷连忙说道:“不要表现的太过了,克制,克制……现在大家并不知道之后会发生的事情,你也尽量自然一点。”
珞云峰连忙下意识地嗯嗯地点头…
芩谷又忍不住赶紧嘱咐着:“我们的交流只有我们两个才能听到,你只需要用意念就行,不需要任何外在的动作…”
芩谷通过对方身体感应外面的环境,幸好委托者躺在篝火边上,背朝大家。
如果,我们失去了太阳
因为刚才委托者还在休息中,突兀醒来,身体轻轻颤抖,肩膀还一耸一耸的,脑袋一点一点,连带着还有低低的啜泣声。
也吸引了几个弟子的注意,其中一个年轻弟子问道:“大师兄你醒了?现在好点了没有?”
怀安检索出信息,在对方头顶上冒出一个属性值气泡:
姓名:祝凯蒙
年龄:32
修为:筑基中期
神符宗内门弟子
相关的信息也传入芩谷的意识中:祝凯蒙是现在众多师兄弟师妹中,唯一一个还对委托者真正关心的人。
在珞云峰视线看向祝凯蒙时眼角余光从其余人身上扫过时,顺带的,怀安将其余人的属性气泡也传给了她。
贺明铭,仧茂然,卢艳月,秦悦兮以及安宇。都是神符宗弟子,修为都在筑基初期和到筑基后期之间。
除了安宇之外,其余人的属性值气泡都完全现实。
安宇的都是一个个的“?”,果真是有问题的。
卢艳月和秦悦围在安宇旁边,正在烤肉。
安宇从随身储物袋里拿出各种瓶瓶罐罐,往烤肉上撒调味料,随着爆出的噼噼啪啪的火光,一阵阵香味弥漫,引的两位小师妹垂涎欲滴。
一口一个师兄地甜甜叫着,“安师兄真厉害,连做的烤肉都这么好吃,比宗门里食物好多了”“就是就是,以后要是可以继续跟着师兄就好了”“反正我以后就跟定安师兄了,安师兄,你可不许再赶艳月走了。”“我也是我也是,悦耳以后也跟定安师兄了…”
旁边贺明铭和仧茂然两个男弟子好像觉得两个师妹追捧安宇是理所当然,甚至还有一份与有荣焉在里面,也附和着,以后要跟着安宇师兄,吃香的喝辣的……
只有祝凯蒙微微皱眉,瘪了瘪嘴,正要跟大师兄珞云峰咕哝点什么,却见几人都因为珞云峰的动静而纷纷看向这边。
珞云峰其实对这些人还是有怨恨的,虽然他被妖兽咬死的时候,他们都哭的稀里哗啦,但是……他们都站在原地互相抓扯一团,没有一个人真正伸出援手,甚至连扔一张灵符都没有。与其说是看着他被妖兽杀死而悲痛,还不如说是他们只是想眼睁睁地见证他的悲惨死亡而已。
芩谷感应到珞云峰的情绪波动,又连忙劝慰:“放松,放松……”
芙蓉錦 靈希
壹書封神 可笑書仙
劍定乾坤
芩谷也是第一次以类似于辅助系统的角色进入委托者身体,果真,还是直接掌控更爽快。
因为委托者本身就算是重来一次,也很容易被情绪所左右,必须要有大毅力才行。
芩谷很理解,所以她一遍遍地安抚对方,让对方尽可能表现的更自然一点。整个过程没有一点不耐烦。
珞云峰终于平静下来,连忙解释道:“……就是伤口还很疼,嘶——”
说着又皱眉倒吸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