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8ll9火熱玄幻小說 我成了龍媽 txt-第1060章 定鼎天下推薦-ctle1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夷都。
豪門利誘:拐個黑道總裁當老公 雲汐瑤
南城,法师团驻地、
皇家法师团团长的院子。
“魁晰大师,怎么药效越来越差了?刚开始还能坚持五分钟,从一个月前开始,四分半,四分钟,三分半……昨晚在翠芬阁,仅仅三十秒就,就……”
侏儒涨红了脸,双手无意识乱挥,表情羞惭尴尬到极点。
“今天走在大街上,竟然有个王八蛋当街喊我‘半分钟丞相’,被我抽了几巴掌,这事就传遍夷都,大家开始在背地里喊。”
魁晰专注手中配置野火的工作,淡淡道:“既然不能用了,就别再用了。
我觉得你可以向七藏大师学习‘白骨冥想法’,彻底戒色断欲,安心皈依圣母。”
侏儒撸起宽大的夷地长袖,拉着魁晰的手臂哀求:“不能啦,魁晰大师,我还年轻,不能这么早就没法用了啊!
你是超凡界青年一代第一人,一定能配出更强效的药剂。”
魁晰身子微不可查地僵直一瞬,道:“你是夷地丞相、帝国大将军,不要一天到晚只想着逛窑子。
倘若多关注一下法师团的法师,你就会知道,一样的巫术,最近效果越来越差了。”
“法师团有你,我完全放心。”侏儒先恭维一句,又疑惑道:“为什么巫术效果会变差?”
魁晰无奈道:“最近半年接连出现三次真神陨落的天象,这代表着什么,你总该知道吧?”
“知道,我老妹赢了,邪神被一锅端!”侏儒兴奋起来,“我没看错她,老谋深算阴险狡诈,远胜诸神联盟!
神灵死绝,坦格利安一家独大,第一神王、第一大帝都是我妹妹。
七神在上,我们的好日子——唉,明明美好的未来正在向我招手,偏偏苍天不公,让我得了这病!”
侏儒如漏气的皮球,忽然瘪了下去,满脸悲苦地哀嚎:“我只是想尝试下异域风情,为什么会碰到采花妖女——”
魁晰轻咳几声,打断侏儒嚎叫,正色道:“最后一次神陨天象出现后,法则海就崩溃了,就像一个装水的木桶碎成渣子。
而法则海又被普通超凡者称作‘魔力海’,魔力海只是表象,世界法则的具现化,才是它的本质。
就像太阳看着在发光,其本质却是一个火球。”
侏儒渐渐冷静下来,皱眉问:“你的意思是,没有法则海,超凡者的魔力在不停衰减?”
魁晰神情凝重,“水桶碎了,水流泻一空,饮水人只能慢慢干涸而亡。
而法则海对超凡者的意义远胜木桶,可以说,一切超凡事物的根基,就是法则海。
所以,法则海毁灭,超凡者配置的超凡魔药也功效大减。
比如你的‘自尊拯救剂’,药剂成分与配置药剂的咒语都没变,但失去法则海支撑,魔药与咒语皆成无根之木。”
侏儒疑惑道:“可我并没失去魔力啊,还有七藏那秃驴,当圣师当得不亦乐乎,每天对外施舍的圣疗术,数量不减反增。
还有猎狗、艾莉亚与瓦里斯,烟海之战过后,他们都觉得自己的力量在疯长。”
“那不是你们的力量。”魁晰沉声道。
强势逼婚:心急老公,忍一忍
“我老妹?!”
“对,你们都在借用她的力量!”说到这儿,魁晰停顿片刻,打量侏儒一番,道:“除了依靠神灵的牧师,术士也能保留大部分力量,你就是依靠血脉的术士。”
“我保留了全部力量,甚至没察觉到法则海的崩毁。”侏儒道。
魁晰摇头,“你的力量也在衰减,但你的血脉等级在提升,一升一降,也就保持不变了。
不晓得丹妮莉丝在烟海都经历了什么,但她的境界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也许,她吟唱出火之歌的时间会比预期的十年更短。”
“原来如此……”侏儒思索片刻,又奇怪道:“法则海毁灭,对她就没一点影响?”
“理论上,应该有影响。只不过,看你们的表现,她似乎再次打破常理。”魁晰语气复杂道。
侏儒心中一动,又问:“异鬼会不会变弱?”
“我检查过实验室中的样本,寒冰魔法的威力有所减弱,但因为世界下坠,异鬼体内的魔力比之前更浑厚。”
“这样的大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侏儒有些激动,也有些愤怒。
“告诉你,你能解决?”魁晰淡淡道。
“不能,但我可以向我老妹求助。”侏儒挺胸昂首道。
魁晰点点头,“我找过她了,她让我稍安勿躁。”
“呃……”侏儒呆了呆,尬笑道:“你早点说呀。”
“轰!”很突然的,魁晰身前实验台上猛地炸起三尺高的绿色火焰,激烈翻滚的热浪-逼得侏儒遮脸后退三步。
“圣母啊,你也会遇到野火爆炸?”他难以置信地叫道。
配置野火时,需要野火法师精确控制每一丝魔力,如果出现较大的魔力波动,或者操作失误,就会引起野火燃烧、爆炸。
某些倒霉蛋可能当场丢掉小命。
但魁晰一直是提利昂心中的“超凡第一人”,之前也从没出过岔子。
帝武大系統 造化尷尬
“要不要我帮忙?”见魁晰没被点燃,侏儒松了一口气。
魁晰没理睬他,嘴里快速念动咒语,努力操控四散的野火向边上的陶土水槽汇聚。
“感应到了?”等火势得到控制,缚影士语气不确定地问。
“什么?”侏儒茫然。
“法则海忽然潮汐汹涌,让我魔力失控。”
侏儒学着魁晰,把精神力无限拔高……
“咦,之前乱成一团的魔力海又重新……奇怪,魔力海外部似乎多了一层盖子,我的精神力被挡在外……哎?进去了?”
侏儒一连数惊,惊疑不定。
红木漆面甲后面,魁晰的脸色数变。
“什么情况——”
侏儒正待疑问,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摳女難纏:美男求入幕 煙雲錯
“如尔等所见,真神尽陨,法则海已毁。为避免世界源力失流失,我以自身法则之歌与大地之母的晶核为材料,铸成一尊承载万道法则与本源之力的神王鼎。
从今天开始,我为众神之王,暂时还活着的半神、领悟法则的天神,立即到奴隶湾报道,向我臣服,谁反对……也来找我,我们面谈。
从今天算起,到接下来的一周结束,凡是未登记在册的神灵,都将被神王鼎排除在外,今后无法从法则海抽取一滴源力。
还未晋升半神的超凡者,可以继续使用法则海的魔力,但今后每一次施放魔法,都必须诵念一句‘圣母慈悲,女王万岁’(汉语),作为进入法则海的秘钥。”
丞相大人拿眼去看缚影士,“这不是幻听吧?”
初見蕙帶飛綠蘿
魁晰轻轻摇头,古怪道:“任何第一次进入法则海的人都会听到这条告示,它刻录在神王鼎上。”
侏儒嘴巴渐渐裂开,傻笑道:“太无耻,太霸道,太强大,太……太棒了,我老妹天下无敌了。”
“很无敌,但付出的代价有点大。”没有任何预兆,丹妮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室内。
“啊——”侏儒惊呼一声,揉了揉眼睛,问:“你是真人还是精神投影?”
“刚结束黑暗世界的事务,又去了趟雷岛地宫,回去的时候顺便看看你们。”
丹妮一边说,一边打量造型奇怪的侏儒:头戴金冠,身着紫蟒袍,腰束一条貔貅头镶金玉带,竟然透着一股子玉树临风。
聊斋龙气艳压群芳 大团团
好吧,提利昂得感谢她,为他换了小李子脸,还将畸形的腿骨调整匀称。
“混得不错呀。”
侏儒也低下头打量自己的朝服,心满意足地叹息道:“今日方知宰相之贵!
卜天子远比乔佛里听话,朝中大臣也人人敬我信我。
外无小指头、老玫瑰之流搞阴谋,内无瑟曦那样的人掣肘,太舒坦了。”
“雷岛地宫里真封印了一位真神?”魁晰问。
民国旧影
“吟唱土之歌的大地之母。”
“我以为是邪神……”
丹妮点点头,“就是邪神。祂的主意识沉睡,只凭本能行事,还控制不住高能混乱土系神力,与邪神无异。”
“神王鼎是怎么回事?”
丹妮右手轻轻一划,从虚空提出一只三足两耳鼎,“咚”的一下砸在地上。
“就是它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你用这玩意装法则海?”提利昂目瞪口呆。
不敗天王 北方佛陀
鼎为红铜铸造,通体红中带黄,比普通水桶粗一圈,看着圆滚滚、胖嘟嘟,算上耳朵,与侏儒差不多高,一米三左右,表面阴刻一幅幅线条简单、风格古朴的画卷。
没了。
很普通的一个青铜器。
魁晰围着铜鼎转了一圈,语气复杂道:“你真自大。”
铜鼎表面一共八幅画,分别纪录龙女王八个光辉灿烂的瞬间:炼狱荒原在烈火中孵龙,阿波斯塔起义,白杨坡横扫十里敌营,统一奴隶湾,弥林城下水淹七军,临冬城对抗白霜,烟海初火焚神。
呃,只七幅图七个场景?
关键就在最后一幅图,龙女王高坐云端,五龙环绕,太阳从她王座后下方升起,半空中众神拜服,地面无数民众山呼万岁。
“未来你就在这些人中。”丹妮指着最后一幅图中的地面民众。
“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侏儒踮起脚,使劲把眼睛往鼎里面凑。
魁晰也凑过去,疑惑道:“鼎里面难道有个异空间?”
丹妮笑而不语,只屈指轻轻在鼎上弹了一下,“咚——”
驛路追仙 秋風慢
声音悠扬,犹如钟磬,远远传出屋外,甚至顺着大地传播几百公里,几千公里……这一刻,只要事将意识沉入法则海的人,都听到敲鼎声。
“轰!”下一刻,鼎口喷出三米高的火柱,好似启动了涡轮发动机。
“啊啊——”侏儒哀嚎一声,双眼翻白,晕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