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nug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奇葩的信-h5f39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竹叶?”
一旁的张景旭走了过来,有些疑惑的说道:“这里怎么会有竹叶?而且这片竹叶看起来就像刚从竹子上掉下来的,所以。。。它是从哪来的?”
刘星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疑惑的说道:“我是从这片灰烬里隐约看到了一抹绿光,所以才意识到这里可能有东西,结果没想到这会是一片竹叶。”
刘星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扒拉着身前的灰烬,“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片灰烬原本应该是几本书,因为我去年回老家祭祖的时候就烧了不少纸钱,那些纸钱的灰烬就和地上的这些灰烬差不多,所以这片竹叶或许是某本书里的书签?但是这书都被烧成灰了,书签又怎么可能被保留下来呢?”
“所以这片竹叶是后期放过来的?那也不现实啊,按理来说炎之精应该是从这个地下室走出去的,所以那时的地下室里应该是没有活口了,至于在火灾结束以后,如果有人发现这个地下室的话,这个大火炉就早被带走了。”
尹恩话音刚落,李寒星就凑过来说道:“没事,我可以肯定我们是火灾之后第一批找到这个地下室的人,因为我在发现这个地下室之后,便有留意这一路下来的痕迹,所以我可以确定这一路上并没有其他人的脚印,或者其它的痕迹。”
“这片竹叶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从刘星手中接过竹叶的尹恩,挑眉说道:“所以这难道是竹取的叶子?但是竹取的叶子应该不会这么普通吧?而且竹取为什么会和这种地方扯上关系,难道她不怕被炎之精烧成灰吗?”
“算了,这片竹叶我们还是拿回去好好保管吧,反正这也不怎么占地势,至于具体情况就等到竹取回来以后再说吧,不过这片竹叶也算是提醒了我们,在这地上的灰烬中说不定还有其他的东西。”
说完这句话之后,张景旭便蹲下身子来扒拉起了地上的灰烬,至于李寒星等人则是开始尝试将那个大火炉抬出去。
出乎李寒星等人意料的是,这个看起来很重的大火炉是出乎意料的轻,李寒星一个人都能够推得动。
“我去,这个大火炉这么轻啊,早知道我之前就该把它推回去。”
李寒星吐槽了两句之后,便继续推着那个大火炉往地下室外面走,而刘星等人则是留下来帮着张景旭“清理”地下室。
很快,刘星等人就找到了第二件东西——旧印硬币。
不过最让刘星等人没有想到的是,在这枚旧印硬币的背面竟然是黄印。
“这是什么情况,铸造这枚硬币的人怕不是一个鬼才?竟然将旧印与黄印放在一起,难道他就不怕被黄衣之王追杀吗?”
大宋第一状元郎 日日生
作为黄衣之王的指定使徒,刘星忍不住说道:“看来铸造这个硬币的人应该是不知道旧印与黄印的真正含义,所以无知者无畏的他才会把这两个印记结合在一起。。。或许他还以为这个包含了两枚法印的硬币能够起到效果翻倍的作用。”
和那片竹叶一样,这个奇葩的硬币也不是道具,看样子应该就是某个普通人铸造出来的。
“这个硬币看样子是用银子做成的。”
星戀泰拉 創清
爱丽丝看着刘星手上的硬币,继续说道:“而且这个硬币的边缘是不规则的,所以这个硬币应该是纯手工制作而成的,而且也应该有些年头了。”
復仇之弒神 再現九叔
逃命吧作者君
“嚯,这还是古董啊。”尹恩开口说道:“但是这种硬币也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毕竟旧印这东西拿来恶心一下神话生物还行,但是一点实际作用都没有;至于黄印就更有意思了,这玩意虽然是能够代表黄衣之王,可是黄衣之王一直以来都没有确定过黄印的具体形状,所以现在流传在市面上的黄印样式就有十多种。”
“我就知道六种黄印的样式。”
爱丽丝认真的说道:“在欧罗巴大陆上,只要是强盛一时的王国都有与黄衣之王接触过的传说,或者说正是有了黄衣之王的存在,这些王国才能够变得强大,因为黄衣之王在大部分情况下都还挺好交流,而且也愿意给自己的信徒一些好处。。。等等,这是铸造者的名字和铸造日期吗?”
刘星抬眼望去,发现在这枚硬币的窄边上刻着两个大写字母——K.T,以及四个数字——1077。
“1077年?卡诺莎事件?”
作为一个历史成绩还不错的文科生,刘星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著名的卡诺莎事件,既日后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四世,因为内忧外患而不得不向教皇低头,在卡诺莎城堡外面站了三天三夜,而且这还是在一个下雪天。
在卡诺莎事件的最后,教皇以胜利者的姿态宽恕了亨利四世,这也代表着教会的权威超过了国王的权威。。。不过俗话说得好,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到亨利四世平定了内部矛盾之后,他便带领着大军攻占了教皇国,并且逼着教皇客死他乡,他也由此获得了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机会。
所以,卡诺莎事件算是中世纪的欧罗巴大陆上最有名的事件,不过刘星之所以将这个事件记得如此清楚,还有一个原因是刘星在现实世界预定了一个名叫《赛博2077》的游戏,因此刘星才把1077年的卡诺莎事件给记住了。
“卡诺莎事件啊,我听说在这个事件中涉及到了一个旧日支配者,当时亨利四世就是因为这个旧日支配者的支持而决定与教会作对,结果亨利四世没有想到自己手下的那些贵族都是二五仔,逼得他不得不暂时低头。。。但是这枚硬币应该不会和卡诺莎事件有关吧?”爱丽丝皱着眉头说道:“而且在那个时代用K.T这个缩写的名人,我一时之间还真就一个都想不起来。”
“那我们还是把这枚硬币先纳入我们的收藏吧,回头再去查查在那个时期有那些著名人物能和这个K.T扯上关系,毕竟在那个时代能够用银子做硬币,而且还做工这么好的人,十有八九应该是一个贵族老爷。”
尹恩接过硬币揣在了口袋黎,继续说道:“不过这个硬币的表面也没有什么烟尘,更没有被火烧过的痕迹,所以那片竹叶如果真和竹取有关,那么这个硬币十有八九也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在讨论了一番硬币之后,刘星等人继续在密室里翻找着灰烬中的“宝贝”,结果在五分钟之后,便确定了密室里已经没有其他还没变成灰的东西,而李寒星现在也已经将那个大火炉固定在了车上,随时可以转运回农场。
于是乎,刘星等人便在重新关好了地下室的大门后,就带着大火炉回到了农场。
在回到农场之后,刘星等人便仔细检查了一番大火炉的整体情况,发现它的重量虽然非常轻,但是硬度却非常高,就连麦宇强这样的人形神话生物用尽全力都无法伤其分毫。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大火炉的原材料应该是来自外星的不知名金属,所以我更加确定这个大火炉就是用来召唤炎之精的。”李寒星认真的说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要不要来试着点把火,看看这个大火炉能不能火中做自己。”
听到李寒星这么说,刘星总觉得他给这个大火炉立了一个不得了的flag。
结果正如刘星所想的那样行,这个大火炉刚刚靠近火源。。。也就是一个打火机的时候,便如同史莱姆一般开始不断的融化,最终在刘星等人惊讶的目光中变成一坨金光闪闪的液体。
还好在这之前刘星等人做了准备,将这个大火炉放在了一个大盆子里进行固定,所以融化后的大火炉就装满了这个大盆子。
“所以,这玩意真的能用来召唤炎之精吗?怕不是炎之精一来这个大火炉就被蒸发了。。。但是这熔点也未免低的太离谱了吧,竟然一个打火机就可以把它直接给烧成水。”
刘星看着这盆水,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处理这盆水?总不可能就把它放在这里吧?”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李寒星话音刚落,便发现周围的人都看向了自己,其意义不言而喻。
“好吧,这盆水还是交给我来负责吧,不过我可不能保证自己能把它给还原了。”
说到这里,李寒星就老老实实的叫上了孙会文,两人抬着那盆水离开了。
至于剩下的那片竹叶与那枚硬币,刘星等人在研究了片刻之后依旧是一无所获,毕竟它们都不是道具,所以作为玩家的刘星等人也没法在第一时间确定这两件东西的来历。。。不过就算是没有一点证据,刘星也觉得这片竹叶是和竹取有关的。
既然没有任何进展,刘星等人便只能选择放弃研究,暂时将这两件东西交给爱丽丝来负责保管,因为爱丽丝已经被选为了农场的负责人。
很快,天就亮了。
“刘星,镰仓家那边送来了一封说明书。”
妖緣曲 之魁
刘星接过骨川小夫手上的那封信,有些意外的说道:“说明书是什么鬼,难道镰仓家是把堺昌知他们当成机器人了吗?”
还没等骨川小夫开口,刘星就继续问道:“对了,你们教主?”
看着欲言又止的刘星,骨川小夫叹了一口气说道:“教主的情况有些不容乐观,因为他已经和他的父亲取得了联系,并且明说了我们拜黄衣教已经加入了武家派系,结果教主的父亲依旧是不为所动,甚至想要策反我们加入公家派系,所以教主就直接选择了拒绝。。。甚至可以说是恩断义绝。”
“嗯?这。。。”
这次刘星是真的欲言又止,因为刘星没有想到渡边流星竟然会大义灭亲,与自己的父亲决裂。
不过转念一想,刘星便觉得这其实也挺正常的,因为渡边流星的确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而且他也不希望自己的父亲回来夺自己的权。
总而言之,渡边流星的这套操作虽然在刘星的意料之外,但是也在情理之中。
“那好吧,小夫你帮我给你们教主带一句话,就说我们会是他最坚实的后盾,而且我们也相信他会带领着拜黄衣教与我们泽田家族一起,带领着武家派系获得最后的胜利。。。当然了,我还是觉得你们教主的父亲并不是真心实意的选择与镰仓家合作。”
“我会如实转达的,那么现在就请刘星你先看看这份名为说明书的信,我现在就先回去了。”
在目送骨川小夫离开之后,刘星就看向了手中的那封信。
正如骨川小夫说的那样,这封信上写着“说明书”这几个大字。
这到底是什么操作?
天才帅哥 独行索龙
一脸懵逼的刘星拆开了信封,里面就只有一张写满了字的A4纸。
豪门老公很痴情
刘星留意了一下开头与结尾,发现镰仓家的这封信是以堺梅子为寄信人,而收信人则是泽田家。
鳳家女 清楓聆心
庭院深深春欲晚 烟青色
在看到“泽田家”这三个字的时候,刘星便安心了不少。
不过当刘星将这封信看完了之后,便发现这镰仓家还真的是有点头铁,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凭本事“骗”走了堺昌家的集团,所以就没有白白把集团还回去的道理,同时还希望刘星等人不要随便插手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和泽田家毫无关系。。。当然了,镰仓家也是听说过泽田家在武家派系中的江湖地位,所以他们还是很愿意为泽田家的退步买单。
“这还真有意思呢,竟然想要收买我们。”
刘星摸着下巴,摇头说道:“可惜你们给的报酬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我们泽田家还是会站在你们对面。”
就在刘星准备将这封信拿去烧掉的时候,突然发现这封信的背面其实还有一行小字,而这行小字的内容在刘星看来就更有意思了。
简单的浓缩一下,就是“如果拿到这封信的人愿意促成镰仓家与泽田家的和解,那么镰仓家还会拿出一份特殊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