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lvy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txt-第822章 調高要價分享-up9dr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没有没有,做生意的事情就是要讨价还价的,你为你们公司尽可能争取利益,这并没有什么错嘛,我都可以理解。”
有些過錯終成錯過
重生之冠軍教練
陈牧表现得温文尔雅,非常有成功企业家的派头,只有那些熟悉他品性的人才知道,他这时候正憋着坏水不知道想干什么呢。
“谢谢陈总您的理解。”
张宏宇当然不是熟悉陈牧品性的人,他和陈牧充其量也就接触过一次,了解不算多。
听见陈牧的话儿,他当下就感觉非常舒服了,来之前还担心会不会因为前一次谈不成而受到陈牧的记恨,现在看来,这个年轻人还是很不错的。
“张总,你太客气了,千万别说谢,这有什么好谢的呀。”
陈牧一边说着客气的话儿,一边给对方几个人倒水。
对方这一行除了张宏宇和于明,还有三个人,看起来都是职业工具人,上来脸上都带着职业笑容,也不怎么说话,大概是以于明和张宏宇的马首是瞻。
陈牧转了一圈,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水,然后才坐下,看着客人们,问道:“既然你们是来谈投资的,那我们也被兜圈子浪费时间了,直入主题吧,你们准备了一个怎样的投资方案?”
张宏宇看了于明一眼,于明笑着点了点头,张宏宇才接着说:“陈总,我上一次来,你提出我们投资十个亿,可以获得你们牧雅林业百分之十的股份,我觉得这一次我们可以围绕着这个条件来谈,您看怎么样?”
张宏宇之前在公司的内部会议里,把陈牧提出的条件说了出来,参会的所有人都觉得陈牧贪心。
这样的条件实在太苛刻,放在任何投资人的面前,都不会得到结果。
不过他们在会议上经过讨论后,最终还是决定了要尽量促成这一笔投资,因为他们看中的是陈牧这个人,投资牧雅或许不值这个估值,可投资陈牧却值得。
纨绔 南宫吟
陈牧还这么年轻,就闯出了这么大的名堂,如果继续这么发展下去,前途肯定是不可限量的。
就算投资牧雅不赚钱,他们也想借此机会和陈牧建立一个良好的合作关系,以后或许还有其他的机会。
因此,这才有了他们这一次的行程。
在他们预想中,金汇投资能答应给出这样的估值,陈牧应该是千恩万谢一口答应下来……
可让张宏宇有点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陈牧居然沉吟了一下,一本正经的说道:“对不起,张总,之前的这个条件,现在已经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了……唔,恐怕你们的这个方案我是不会接受的。”
禁色 白芸
张宏宇怔了一怔,有点反应不过来。
華夏神話:道士傳
妖孽王子愛上我
他身边的于明也表现得有些意外,不过随即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
张宏宇回过神后,第一时间转眼看了看于明,然后略微思索,才问:“陈总,您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条件是您之前提出来的,我们公司基本上可以答应您的条件,只要我们双方商量好一些合作的细节,就能签约了,您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
萬古龍神 拍拍龍
陈牧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条件的确是我之前提的,不过时过境迁,有很多事情已经变了,所以如果你们想要投资我们牧雅林业,就不能按照这个条件来了。”
狂后倾天下
“啊?”
张宏宇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着陈牧没有立即说话。
重生打造幸福人生
他感觉自己遇到了最讨厌的那种创业者,不讲诚信只是一点,更重要的是贪得无厌。
明明已经谈出来很好的条件,却偏偏总在最关键的时候突然又调高要价,让投资人之前所做的努力统统变成白费力气。
像这样一家农林企业,才发展不过两三年,就获得百亿的估值,绝对绝无仅有的了。
十个亿换百分之十的股份,这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传到投资界,恐怕要笑掉同行的大牙。
现在陈牧居然说这个条件不能接受,实在让张宏宇的心里忍不住冒起小火蛇。
他还没说话,倒是旁边一直听着于明开口了:“陈总,虽然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我接下来说的话儿可能有点交浅言深,可我还是想和您交交底。”
“您请说。”
陈牧好整以暇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于明清了清嗓子,说道:“陈总,我们对您的牧雅林业是做过背景调查的,你们公司虽然主营业务……嗯,也就是育苗的业务做得很好,在市场上有口皆碑,可你们毕竟是农林企业,收益是有周期性的,而且也有自然因素的风险,所以我们对你们的真实估值其实并不高。”
微微一顿,他接着说:“而且,据我们的了解,牧雅研究院是你手上最重要、也最有价值的资产,可它并不隶属于牧雅林业,就比如你们那个能在沙漠种植的新品种水稻专利,就在另外一家稻法自然的公司手里捏着,所以这也让你们牧雅无法获得更高的估值。
说实在,百亿估值,这实在是有点虚了,我们之所以能同意这样的条件,主要是因为你这个创始人值得投资,说白了就是想要投资您这个人。
所以,如果您对我们现在的这个条件如果还不满意,那我们真的就没办法谈下去了。”
陈牧也不着急,等着于明把话儿说完,他才说道:“于总,我觉得您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说要临时提价,事实上我真的觉得你们现在的这个条件已经不适合了。”
“哦?”
于明深深的看了陈牧一眼,稍稍沉吟。
他在投资行内已经是老手,大半辈子下来不知道林林色色多少创业者。
癡情女孩薄情郎 流淚的魚
像陈牧这种突然临时调高要价的,也不是没见过,可以说已经有点见惯不怪了。
不过看着陈牧脸上的神情,他却感觉不到任何狡诈或者小心思,似乎特别有底气。
因此,他思索过后,对陈牧问道:“陈总,那不知道可以不可以请您告诉我们,您究竟是怎么个想法呢?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突然改变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