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8spx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重返1990 線上看-第七十九章 生死一線讀書-ogm2y

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
钱大风脸上暴露出疯狂的笑容,估计是因为他拉下来垫背的那个人,是陈东青的缘故。
玄武至尊
他认为,自己沦落到这个地步,陈东青绝对是有关系的!
如果有陈东青给他陪葬,也算是值了!
而陈东青被这从天而降的攻击,吓得一动都不能动。
警员们此时举枪瞄准,但也为时已晚,那把匕首,已经伸到了陈东青身前不到一米的距离,他们就算在这时开枪,恐怕还会造成误伤。
就在这一秒,徐光亮在床上飞起一脚,狠狠对着钱大风的腰一踹,
得益于这一脚,原本瞄准在陈东青心脏的那刀,稍稍得到了偏移,一下子插到了陈东青的肩膀上。
血光瞬间散开来,不知是不是肾上腺素急速飙升,陈东青竟没有感觉有多疼,身体倒是借由这一下,终于能活动起来。
他一把握住那柄水果刀,整个身子往下沉,本能地做出了这么一个卸力的动作,伤口便没有划得很深了!
也因为卸力的缘故,陈东青整个身体往地上一倒。
那钱大风挨了这么一脚,整个便往警员们那头飞去,警员们反应也很快,最为靠近的几人迅速收起枪,用身体压了上去!
其余警员手中的枪立马瞄准好钱大风,只要他有什么出格动作,就立马把他的脑壳崩飞。
那名小队长模样的人,立马跑到陈东青身边,将他扶了起来。
“怎么样?还能动吗?”
“可以……”
陈东青稳住了插进肩膀的那把水果刀,狠狠地喘了几口气,看着在地上嚎叫着的钱大风,真是心有余悸。
“啊啊啊啊!陈东青!我要你死!啊啊啊!王八蛋!断子绝孙的杂种!”
钱大风被两名警员死死摁住,动弹不得,但是嘴里依然是不干不净,对着陈东青疯狂辱骂着。
刚刚经历过生死一线的陈东青,压根没心搭理他,肩膀的疼痛,也因为肾上腺素慢慢衰减,而逐渐明显起来。
他吃疼地捂着肩膀,脸色逐渐变得铁青。
“快来扶陈先生起来,送他去医院!”
到底还是这徐光亮反应快,一手就把陈东青扶起来,扛着他没有受伤的右肩,就往屋外走。
“陈东青!你给老子等着!等老子出去了!肯定要把你们都宰了!”
身后的怒号不断,但经历了这一刺的陈东青,倒是没有什么怜悯之心了。
如果说,之前还因为钱大风的父亲,而有几分同情,不希望其子孙沦落为阶下囚,现在的陈东青,已然没有半点可怜的意思。
钱大风的种种举动,已经将他祖上给他累下来的德,通通败光了!
就让他,得到该有的惩罚吧!
陈东青一步一步地走着,心里逐渐变得坚定,他不再想关于这个钱大风的事,而是仔细盘算起自己的生意来。
……
走出大门外,陈东青抬头看了看龙烟柔。
看见陈东青肩膀上刺进了一把水果刀,龙烟柔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心疼!但那也是稍纵即逝,并没有停留很久。
她强忍着心中的躁动,冷冷地说道:“看你这样子,一点也不像能和三十多个人对砍啊。”
虽然龙烟柔表示出一幅冷漠的样子,可在一旁的局长倒是紧张得要死!
“那帮废物!怎么会让陈先生挂彩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
“来人!赶紧开车送陈先生去医院!”
局长大手一挥,就让周围的人,赶紧送陈东青上车,警员们纷纷上前,都想抢这个功劳,围着陈东青就劝他上自己车。
最后还是一个女警,一把拖着陈东青上车。
神武教师 中华一棵松
这一拖,可真把陈东青弄得够呛,疼得他直叫唤。
“哎哎哎!老痛了!轻点轻点!我胳膊要断了!要断了!”
一球成 摇曳菡
“上车!你一大老爷们还怕疼,真不怕丢人!”
那女警竟然没有像其他人一般讨好陈东青,反倒是对他颇不耐烦,好像是觉得他是个麻烦似的。
她将陈东青往后座一甩,接着便坐到驾驶位,扭了扭钥匙,发动机便启动了。
徐光亮在车门口站了一会儿,看了看陈东青,又看见了看外头,似乎相当犹豫。
女警实在忍不住,回头一喝。
“我说你到底要不要上车,不上车就关门!一天天净浪费时间!大男人婆婆妈妈的, 真是不像样!”
呵,这女警的脾气还真是火爆,对谁都是这么凶。
徐光亮还没想好,局长就火急火燎跑过来。
“任小莹,你可注意点!陈先生身份特殊,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把你革职了!”
一听是任小莹把陈东青带走了,局长吓得不轻,连忙走到任小莹的车前面,对着驾驶位喊着。
任小莹跟听不到似的,也不管徐光亮上不上车了,后车门都还没关,就猛踩一脚油门,整个车子弹射出去!
韩四当官
我們的世界大戰
坐在后排的陈东青,刚刚才恢复的脸色,又一次被吓绿了!
他趁还没有被甩出去,忍着伤痛,用右手连忙把车门拉上。
这婆娘可真是疯狂啊!
陈东青大口喘着气,感觉心都要凉下来了!
浑身的血蹭蹭地到处窜,尤其是伤口的血,好像也因为惊吓,扑腾出来好几股。
“真是,这么多人抓一个死胖子,还能被伤到,真是没用!”
龍脈古事
那个名叫任小莹的女警,车速飙得飞快,嘴里还不依不饶地说着,真是让陈东青大开眼界,忍不住回嘴道。
“像你这么疯狂的女警,我也是第一次见!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保护公民啊!这么粗鲁,没事都变有事,有事都变白事了!”
醉夢仙林
“嘿!你好意思说我粗鲁?看你还能还嘴的样子,干脆就把你丢在路边好了,免得浪费警力!”
任小莹猛地一脚油门,让陈东青猝不及防,差点磕到前头,那把插在肩膀上的匕首,差一点就插得更深了!
“喂喂喂!我说你别乱搞啊!我肩膀上还插着刀呢!”
“切!”
听着陈东青的鬼哭狼嚎,任小莹朝着倒后镜不屑的冷笑,又慢慢地启动车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