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xbf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網遊三國之玩家兇猛-108 交戰1讀書-391s9

網遊三國之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網遊三國之玩家兇猛
雷薄带着的大军很快,但是五万人的队伍,延绵的有很长很长。
“前面琅琊是什么情况,有没有发现我们?”雷薄叫来副官问道。
“我们已经派出了大量的探子,只要发现对方的人,我们的人便会追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对方的人。”副官回答道。
“奇了怪,难道对方没有一点警惕。”
“可能是因为急行军的问题,这琅琊守军还不知道我们的行程。”
“也有可能是这样,但是我们还是务必小心一点。”雷薄叮嘱道。
“行,我加大探子的范围,从三里增加到五里。”副官说完,便转身去下达命令。
雷薄还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虽然他带着五万大军,但原路还是洒出大量的探子。
而且他已经探明,陶应手上只有两万人的队伍。
“你说将军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的谨慎。”
“对啊,我听说这陶应虽然勇猛,但是手下也只有两万人。”两名副官交谈着。
“而且我还听说,这琅琊城因为太守的问题,这城墙可是年久失修啊。”另外一名副官小声说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将军怎么这么着急,原来是这个原因啊。”他也是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对啊对啊,你说虽然这陶应的军队依仗着城墙,但是只要城墙一破,这两万人又跟在平原上面有什么区别。”
“原来如此,看来雷将军应该是知道了这个问题,想要快快赶去,把这琅琊城给拿下来。”

“有没有消息,这雷薄的大军到了哪里?”陶应站在城墙上问道。
他看了眼下面正在赶工的劳工,心中也是比较担心。
虽然这些劳工拿出了吃奶得劲,为了修补城墙也是豁出了老命。
但是这城墙的问题,不是一两天能够完成,他真还是有点担心。
“我们已经派出猎户,估计对方今晚便能在对面的山中扎营。”士兵指着前面的山说道。
“山中扎营,这雷薄不会这样子选择吧。”陶应问道。
“如果这雷薄想要突然袭击,必然不会在平原上扎营,这样子会让我们发现,然后做好准备。”
“确实如此。”陶应点了点头。
其实雷薄没有发现陶应的探子,并不是因为陶应不关心对方的位置。
官场潜规
而是陶应根本没有必要了解太清楚,他只需要知道雷薄到了哪里。
所以他只找了些士兵,装扮成附近的猎户,来了解雷薄军队的大致方向便可。
“今晚准备好一支奇兵,叫兄弟们都睡好觉,晚上准备行动。”陶应吩咐道。
他可不能等对方来攻城,他必须要提前出城迎敌。
紅塵琉璃易破碎 小岆
因为从现在的进度来看,这城墙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所以他必须给劳工们争取时间。
此时陶应得知,吕布的大军分成了五路。
一路是吕布手下大将高顺带领,引进小沛进行防守。
他的任务是防御桥蕤对小沛的进攻。
陈宫则带一支军队,进入到沂都,面对这陈纪的军队。
本来历史上属于张辽和臧霸的琅琊,被陶应给令了命。
所以他们两人跟着吕布,带着大军出大道,抵御张勋。
而宋宪、魏续两个老搭档,则是在碣石负责防御陈兰。
夜晚,雷薄真的如同那名士兵说的一样,他选择把军队驻扎在山中。
因为还害怕被琅琊城的守军发现,他们连明火都不敢生。
“有没有什么情况?”雷薄坐在自己的中军的大营之中。
“报将军,我们派人监视着琅琊城的动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嗯,那就好,给我看好了琅琊城的动向,明早天一亮,我们便发动进攻。”雷薄吩咐道。
他要的就是打琅琊一个措手不及,关于城墙出问题的地方,他已经找人摸近观察。
明天一早,那些士兵就能带来消息。
到时候攻城的时候,他会加大那个点的兵力,好让士兵把城墙给撞开。
“今晚让兄弟们好好休息,外面的哨兵也要注意点,不要暴露了我们的行踪。”雷薄在临走前提醒道。
只要他拿下了这琅琊,那么他便能够赶到其他一支大军之前,率先达到徐州。
可是雷薄回到自己的营帐,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怎么回事,我怎么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雷薄喃喃地说道。
夜半时分,一小群穿着黑衣的士兵,慢慢的摸到了城墙边。
“这哪里会有问题,我看这城墙明明是好的。”一名士兵说道。
“你给我小声点,难道你是想要被发现?”领头的呵斥道。
他们都是雷薄的士兵,他们的任务是找到薄弱点,为明日大部队进攻做指引。
“将军说有问题就有问题,都不要给我废话,赶紧找。”领头的说道。
虽然说这个任务很危险,可是大家都愿意抢着来干。
第一他们还的大部队还没有暴露,城中的敌人根本不知道外面会有人。
第二则是只要他们找到薄弱点,以后琅琊城破城,他们会是主要的功臣。
“我说着琅琊城看起来虽然大,但是这些石块,怎么看起来这么老旧。”其中一名士兵说道。
“这就对了嘛,就是因为老旧,才会有裂痕处。”另外一名士兵说道。
“你们说这琅琊城的守军是不是傻,他们连这么一个小问题都没有发现?”
“那哪里知道,这些城墙又不是他们守军修缮的。”
正当这个时候,一些声响从城墙内传了出来。
“咦?这是怎么回事?”一名士兵把耳朵贴在了城墙上。
里面噼里啪啦传出很多声音,像是有很多人似的。
“这…这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另外一名士兵惊讶的说道。
城墙内的声音,是陶应的手下正在城墙下埋黑科技。
此时劳工还在加紧抢修城墙,并没有因为雷薄大军出现,而停止手中的工作。
“什么人?!”
就在这时,这群黑衣士兵,也发现了陶应的士兵。
可是陶应士兵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机会。
一波箭雨,所有的人都躺在了地上。
阿西的隨想筆錄 青舟泛
“嘿嘿,真还被主公给猜到,果然会有人来城墙边上。”赵凡蹲在地上看到。
这些人虽然是找到了城墙的薄弱点,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逃回去。
此时大量的士兵,趁着夜色,从很远的地方钻入了山林之中。
梦别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远处雷薄的军营。
之所以从很远的地方进入山林,是因为琅琊城这个方向,早已经被山中的哨兵监视。
而且在他们之间,是一片很大的空地。
只要有人从这里经过,一定逃不过山中哨兵的眼睛。
可是陶应士兵换了一个方向,他们则根本不知道有一半的士兵出了城。
在午夜时分,正是所有人睡得最香的时候。
哨兵正在打着盹,因为没有火光,林子里也是异常的安静。
重生之归零
只看见漆黑一片,几个人黑影慢慢的摸近。
这个哨兵也是比较惊醒,随着一根树枝被踩断,他猛的清醒过来。
“什…”
可还没有等他说出话,就已经被人摸了脖子。
接二连三,他身边的另外几个哨兵,也都见了阎王。
“我说了要你们小心一点,怎么还是出了问题。”一名士兵压着声音说道。
“我刚刚没有看下,下次不会这样。”
“还好周围没有了哨兵,如果你耽误了主公的大事,我们都承担不起的。”
这个做错事的人被教训过后,这几名黑衣人又消失在黑夜之中。
同样的剧情,还在其他几个地方上演着。
因为为了明日的进攻,雷薄并没有布下很多的哨兵。
正因为是这样,也就给了陶应可趁之机。
当他的士兵摸到军营边缘的时候,竟然也没有被发现。
“你们两个带人小心一点,给到摸到他们的后方,按照预定的计划行事。”赵凡对着身旁两人说道。
“遵命。”
“遵命。”
两人挥了挥手,带着自己的人很快消失。
这次计划按照陶应的制定,那就是让人潜入中军,找到雷薄粮草的位置。
待士兵点燃那些粮草,便是外面这些人进攻的信号。
可是前面两步达到了陶应的预想,但是到了粮草这一步,还是出了些问题。
这些士兵刚刚潜入大营之中,还没有多长的时间,营中便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糟糕,他们一定是被发现了。”赵凡站起身来说道。
既然那些人被发现,他们也就没有隐藏的必要。
“兄弟们,随着我一起冲吧,尽量的屠杀敌人吧!”赵凡拿出自己的武器,大声的喊道。
“杀啊!~”
“冲杀!取敌将首级!”士兵们都大声的喊道。
而在雷薄这边,士兵本以为是粮草方向有了敌人。
等他们刚刚准备奔向那个地方,却不想后面则杀出了敌人。
很多士兵还没有来得及穿上铠甲,就被陶应的士兵给斩杀在地上。
“哎,看来计划还是没有成功啊。”陶应站在城墙上说道。
黑夜之中,喊杀的声音传的很远。
但是陶应所希望的火光,一直都没有看见。
“真是不知道赵凡这小子怎么做的,竟然没有烧点这雷薄的粮草。”一旁的云中鹤抱怨的说道。
他也看到没有一丝丝火光,便知道赵凡已经被对方发现。
“那粮草本来就是重兵把守,想要烧掉哪里有那么容易。”
“现在突袭也算是成功,应该能够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雷薄听着外面吵杂的声音,猛然的坐了起来。
“外面是什么情况,来人啊!”他大声的喊道。
“将军,不好啦,敌袭!”一名士兵从外面跑了进来。
“慌张些什么,集合我们的人马!”
雷薄不愧是经历沙场多年,他多年以来都是和衣而睡,连铠甲都没有脱掉。
他起身拿上武器,直接走到了外面。
看见一名敌军士兵向自己冲来,他一刀就把对方斩杀。
“快去看看什么情况,这敌军一共有多少人。”雷薄问道。
等亲兵走了之后,他皱眉看了眼粮草的方向。
见没有看见火光,这才放下心来。
他知道今晚还是他太大意,这么多天的日子,这陶应怎么可能不派出一支斥候。
这分明就是在装傻,想要自己大意。
真是没有想到,自己还真上了对方的当。
“不好啦,将军,对方的人都冲了进来。”这时,又有一名亲兵跑来说道。
“叫什么叫,有什么好慌的。”雷薄叱喝道。
他对现在的情况很是清楚,这陶应一共就只有两万人。
既然是想要来偷袭自己,也肯定会留一些人守城。
所以这次偷袭的士兵,一定连自己士兵的一半都不到。
“把人都给我集合起来,我看看他们有多强。”雷薄大声说道。
现在他的粮草没有被烧,只要他的士兵组织起来,对方那点人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
刚开始赵凡杀的很是顺利,这雷薄的士兵都像是无头的苍蝇一样。
可是没有多长的时间,这些士兵变的有组织起来。
他们就像是收到什么命令一样,有组织的开始对赵凡发动冲锋。
“但是这雷薄确实是个能人,这么短时间就能安稳住部队。”赵凡点头说道。
这一次为了不被山中的哨兵发现,他只带了五千人不到。
虽然这些人都是有经验的老手,但是面对对方五万人,肯定是没有一点胜算的。
“给我把他们的帐篷点燃,准备好撤退!”赵凡大声的喊道。
很快,陶应士兵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火种,开始准备放火。
随着一个一个帐篷被点燃,陶应的士兵也有组织的开始后退。
“怎么回事?他们是在撤退?”雷薄也看出了这其中的端倪。
“是的将军,对方的人似乎已经不行了。”这时一名将领过来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