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eip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愛下-第二百八十章被發現了-jqhin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南意棠是很痛苦的,她的意识仿佛分裂成了两半一样,她一直在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不能再伤害秦北穆了,但是另一方面,身体里就像是完全住了一个她不认识的人一样在操控着她,让她无法保持自己应有的状态。
身体在痛苦的颤抖中挣扎着,南意棠的脸上都是冷汗,被捆着的那只手一直在挣扎着,秦北穆上去抓着她的手腕,要给她解开的时候才发现,她的手腕上已经磨出了血痕来。
“棠棠。”秦北穆心疼的立即要把布条给解开,然而南意棠摇头。
“别,别解开。”
“你手腕都受伤了,不能再这么捆着。”
“我会伤到你的。”南意棠嗫嚅着,艰难的说道。
“我不怕,我会这么紧紧的抱着你,不会再给你任何伤害人的机会的。你放心,别害怕,没事的。”
秦北穆将南意棠颤抖的身子揽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她,让她安静下来之后,立即把她手腕上的布条解开了,手腕都磨破了皮了。
“秦,秦北穆。”南意棠哆嗦着,抓住了秦北穆的衣角。
“在,我在,棠棠,怎么了?”
“我是谁?”
终极追凶
热血武林江湖情
“你是我的妻子,棠棠。”
秦北穆的黑眸里的柔情几乎要滴出水来,这样温柔的凝视着怀里的南意棠,“你是我最爱的人。”
“我……”
南意棠的手握拳,放在唇边,咬了下去,她有些忍不住了,不想让自己变得神志不清,疼痛是最好的转移意志的办法。
“别咬自己。”
秦北穆将她的手给拽了下来,便紧紧的握住。
“秦,秦北穆,我好难受啊。”
南意棠在他温暖的怀里,听着他温柔的声音,却越发的觉得委屈和难忍的痛苦,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哪里难受?”
“心,心口好疼。”南意棠含着眼泪,抓着秦北穆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他疼的快要停滞跳动了,我看到我的孩子死了,一定是孩子在怪我,怪我们是自私的父母,只顾自己活着,却没有救他。我错了,我那个时候不应该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的。我又一次的弄丢了他。”
“棠棠。”秦北穆的心随着她掉落的眼泪是一起痛的,“别哭,棠棠,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我的大小女友
“什么?”
“你记得,那个时候我跟你说过,要去给小馒头跟你做亲子鉴定的吗?后来我没有再跟你说过这件事的结果,实际上是因为怕你会伤心失望。我知道孩子对你有多重要,当初失去了那个孩子,给你造成了太大的伤害。所以,你对那么孩子那么好,那么开心的跟我说孩子回来之后。我就知道,即便那个孩子并不是我们的亲生孩子,我也一样不会告诉你真相。”
“什么意思?”
爱财娘子,踹掉跛脚王爷 bubu
南意棠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对不起,棠棠,我说谎了。小馒头其实不是我们的孩子。”
“为什么,怎么会呢?你明明说那是我们的孩子。”
“是我不想让你失望,所以我隐瞒了结果。所以,哥哥跟小馒头的鉴定上才会显示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棠棠,你没有对不起他,我们的亲生儿子,早就已经在五年前离开我们了。不要再因为这件事情而折磨自己了,我们好不容易才能走到一起,振作起来,我们好好的,重新开始,好吗?”
抗戰之血色烽火
黑色契約,總裁寵妳上癮
秦北穆抱住了南意棠,她因为这个真相太过于震惊了,半天都会不过神来,沉默的看着他。
“小馒头,不是我们的孩子?”
“是。”
南意棠垂下了眸子,很难消化这个消息。
“小馒头不过是他们为了牵制我们的一个棋子罢了。正是因为他们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对付我们,只能借助一个孩子来对我们下手。看到你几次三番的为孩子冒险,我又想告诉你真相,又怕让你知道真相。”
秦北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没有这次意外,或许,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这个秘密,但我实在是不想再看到你如此痛苦了。”
南意棠似乎在一天天的好起来,小馒头不是自己的孩子,这件事情也不知道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但是,她的孩子,终究还是离开了自己,这是不容改变的事实,一样的仇恨还是丝毫未改。
只是,他们两个这样独居的日子,很快的就迎来了一些新麻烦,因为秦北穆还活着的消息,终于还是被秦家的人知道了。
重生第壹狂妃 花迷涼
秦北穆这段时间为了照顾南意棠,几乎在这里寸步不离,人一着急,该隐藏的行踪自然也就跟着忘了。
况且,他要骗过的敌人都已经得知了消息,秦北穆对于自己还活着的消息,实际上也已经不再需要有所隐瞒了。
秦家的人找上门的时候,秦北穆带着南意棠在花园里种着花,手上都是泥。
秦北烟、尚清秋还有秦远山就直接闯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就像轰然作响的雷声一般。
秦北穆和南意棠也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才开始手足无措的赶紧收拾。
“秦北穆!”
尚清秋红着眼睛,朝秦北穆大吼了一声。
庶難從命 雲霓
“我……”
秦北穆迅速的头脑风暴了一下,仔细的分析在承认自己是秦北穆,而后经受母亲的一顿毒打,与假装自己是秦北烟试图蒙混过关,而后被发现再一顿毒打的两种可能性之后,他觉得,还是选择前者比较保险。
“你什么?你小子,有没有良心?你竟然假死来骗我们?我们是你的亲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不来见我们?你到底在想什么?”
秦北烟直接冲了过去,抓住了秦北穆的衣领,对着他愤怒的骂道:“你知不知道,家里以为你死了,我们一家人这段时间的日子有多难熬?爸妈为了你的事情,多少个晚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你呢,倒好,跟南意棠在这里栽花种树,过你们的小日子,把我们都当猴耍一样,你以为这样很好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