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exf妙趣橫生小說 大明流匪 txt-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不尊號令推薦-irfs4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告诉炮队,蒙古人的骑兵一旦靠近,给我用炮狠狠的轰。”陈寻平在寨墙后面,手里的单筒望远镜放在眼前,盯着远处靠近过来的蒙古甲骑。
一旁的传令兵跑去传令。
“卜石兔一死,蒙古人的胆子变大了,一两千人就敢来攻打咱们了。”边上的张三叉看着远处的蒙古甲骑说道。
陈寻平拿开眼前的单筒望远镜,说道:“这两天蒙古人不来,我也准备去打他们,现在他们自己找上门来正好,省咱们的事了。”
“土默特部只有眼前这么一支几万兵马的大军,只要打败了他们,以后土默特草原就会尽数落入咱们虎字旗手里。”张三叉面露激动的说。
当年跟随石云虎逃到大同的时候,他不过是个朝不保夕的流匪,几年过去,他已经是一支几千人的战兵营营正,而他所在的虎字旗,更是即将入主土默特草原。
每每让他回想起来,这一切仿佛跟做梦一样。
陈寻平笑着说道:“等入主了土默特草原,咱们大人就是顺义王,你小子也成了有功之臣了。”
“嘿嘿,换做几年前,做梦也想不到大人会带着咱们来到草原,攻占了这座在草原上赫赫有名的青城。”张三叉嘿嘿一笑。
从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流匪,走到今天成为手握大权的战兵营营正,这一切都是自家大人带领他做到的。
“师长,蒙古人的骑兵停下了。”参谋秦荣这时候突然说道。
情陷埃及王国
升棺发财
远处的那支千人规模的蒙古骑兵,距离虎字旗在青城的营寨还有一二里路的时候,停了下来,不再向前靠近。
陈寻平重新拿起手中的单筒望远镜,往远处的蒙古骑兵方向看过去。
看了一会儿,他道:“看来蒙古人怕了咱们的炮,不敢进入大炮的射程内,怕被炮轰。”
“素囊派来了这么一支甲骑过来,不进不退,这是打算做什么?”张三叉疑惑地说,手里的单筒望远镜从眼前挪开。
陈寻平看着远处的蒙古骑兵,道:“听说卜石兔死后素囊掌握了大权,没准眼前这支骑兵是素囊初掌大权后的一次试探。”
“试探也要进攻呀!停在那么远的地方做什么?”张三叉眉头紧锁,面露思考。
陈寻平耸了耸肩,道:“我又不是蒙古人肚子里面的蛔虫,哪会知道他们的心思,等着吧,只要他们敢进攻咱们就打,若不他们不来进攻,就不用理会他们。”
说着,他收起了单筒望远镜,不在关注远处的那支蒙古骑兵千人队。
九天剑魔 我自我自在
就在虎字旗两个营寨正戒备的时候,来犯的那支蒙古人甲骑内部出现了争吵。
“安扎布,你什么意思?为何让队伍停下?”一名头戴铁盔的圆脸蒙古人骑马来到队伍前面,质问统领这支队伍的千夫长。
安扎布瞅了一眼来人一眼,语气不好的说道:“再往前走就会遭到虎字旗的炮轰,不能再往前了。”
双方几次交手,蒙古人对虎字旗的大炮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不会受到炮击。
“素囊台吉的命令是让你带人进攻虎字旗的营寨,你把队伍都停在了这里,如何攻破虎字旗在青城外的两座营寨。”那圆脸蒙古人搬出了素囊。
安扎布脸一沉,道:“上一次上万甲士都没能攻下虎字旗的两座营寨,仅凭我带的这么点人进攻虎字旗的两座营寨,和送死没有什么两样。”
“这是台吉的命令,难道你要违抗台吉的命令!”那圆脸蒙古人用手隔空点着安扎布的脑门说。
安扎布阴沉着脸说道:“明知道是去送死,还让我带着部落的勇士去攻打虎字旗的营寨,莫非素囊这么快要排除异己了。”
他是卜石兔身边的亲卫头领,如今卜石兔不在了,素囊自然不会留他这样的人在身边,便给了他一个千夫长的位子,让他去统领卜石兔死后留下的一部分兵马。
“什么排除异己,话别说的那么难听。”面前圆脸蒙古人气势弱了一些,说道,“如今各部团结在一起,齐心协力对付虎字旗这支外来兵马,你的千人队是大军的前锋,大军随后就到。”
“那就等大军到了在进攻。”安扎布扬了扬马便,转而对身边的人说道,“传我命令,谁都不允许往前走。”
听到这话的圆脸蒙古人脸一黑。
他没想到安扎布软硬不吃,都到跟前了,死后不去攻打虎字旗的营寨。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一等就是半个时辰。
癡情酷王爺:戀上替嫁小廚娘
半个时辰后,蒙古大军终于从后方赶了上来。
“违背了军令,你就等着被素囊台吉训斥吧!”圆脸蒙古人冷冷的瞅了安扎布一眼,旋即骑马朝后面赶来的蒙古大军迎上去。
马背上的安扎布冷哼一声。
婚後追妻:顧少,求放過
許妳溫柔守望番外全
仅凭他带来的这一千多甲骑进攻虎字旗的营寨,等于是去送死,对素囊想要借虎字旗之手除去他的心思心知肚明,又怎么可能会上当。
几万蒙古大军很快赶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是素囊和各部的大台吉。
圆脸蒙古人迎上去,勒马停在了素囊等众多台吉的面前。
“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对虎字旗在青城外的营寨发动进攻吗?为何这么久了都没有动静。”素囊脸色难看的说。
先行派出的大军先锋没有执行他的命令,这让他心中异常恼火。
那圆脸蒙古人低下头,诉苦道:“回禀台吉,不是属下不想对虎字旗的营寨发动进攻,是安扎布他命令队伍停下来,不允许前进一步,属下也没有办法。”
“哼,安扎布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违抗军令,塞纳班!”素囊冷绷着一张脸,喊来自己的亲卫。
塞纳班骑马出现在素囊面前。
素囊命令道:“去把安扎布绑来。”
“是。”塞纳班答应一声,拨转马头朝前面安扎布的千人队策马疾驰而去。
圆脸蒙古人面露喜色。
之前安扎布不给他面子,而现在素囊台吉显然要拿安扎布问罪,这让他心中出了口恶气。
素囊再次看向面前的圆脸蒙古人,说道:“你也过去,安扎布被带回来以后,他的千人队由你来接管,对虎字旗在青城外的营寨发动进攻。”
听到这话,圆脸蒙古人脸色一苦,不敢抗命,只能领命去接替安扎布大军先锋官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