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qge7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玉虛天尊討論-第六百二十一章立仙府,開天庭讀書-n4xyr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天尊将昆仑山的凡人送还人间。但对于进入昆仑避难的仙家却颇为照拂,许他们在昆仑挑选洞府修行。
巍巍大昆仑墟有一百零八峰。除却西昆仑和南昆仑十七峰外,天尊于北昆仑挑选十六峰,专供散仙修行。至于玉清嫡系,大多在东昆仑地界挑选灵山。
三国之云台
任鸿、纪清媛携白寿、李昀、任魁、纪瑄从玉虚宫出来。和广成、青玄等仙家一同寻找仙府。
广成子笑道:“我辈飞升不久,人间仙峰便有道统,索性图个省事。”
他随手将番天印扔到九仙峰。仙峰之巅吞吐九色霞光,升腾先天大道。
赤明道君这一劫更名赤精子,也把自己的先天阴阳镜落入洞府。阴阳二气衍生大道,镇压他这一脉气数。
之后,两位天尊道君率两脉门人入主仙峰。
十二仙峰的其他峰主有样学样,纷纷祭起大道灵宝镇压气运,重新修缮洞府。任魁乃清微门徒,自然跟着青玄大道君一起入乾元峰修行。
值得一提的,是任鸿总算看到了金庭峰之主,道行天尊。
这位天尊不修神通、不炼法力,专修道行境界。在三清境,任鸿都没见到他。
这次天尊下凡,他跟着随行。
道行天尊招来三千黄巾力士,共同扛起一件大道灵宝安置在仙峰,率诸门人落脚。
之后,便是灵寿子等古仙。
他们昔年在昆仑亦有道场洞府,便各自修复灵脉,以大道灵宝镇压气运。
白寿修持神霄道法,被任鸿打发去灵寿子身边,正式拜师,传承玉清神霄雷道。
到头来,任鸿身后只剩下李昀这个传承浮黎道统的弟子,以及纪瑄这个从纪清媛处弄来的便宜女徒弟。
四人立在云空,看到各处仙峰升腾的灵宝仙光,任鸿对纪清媛笑道:“幸好你我上天时,老师赐下大道灵宝。不然,你我二人岂非连镇洞之物都找不出来?”
镇洞之宝契合府主的大道,可以在灵山仙洞开辟一处处福地领域,以供府主们加速修行。
比如赤精子的阴阳镜。他的仙峰有先天阴阳大道加持,弟子们修炼阴阳神通的效率远超其他仙峰。
乾元峰的清微珠,便如同一座缩小的清微仙天,可让门人参悟清微大道。
“师兄家底比我丰厚,莫说老师赐下的浮黎镜,便是你自己的如意和宝珠,也可镇压一脉气运。”
他二人见东昆仑仙峰被诸位同门选走大半,懒得在这里跟他们争执,索性便去了北昆仑。
任鸿:“昔年我在北昆仑建立行宫。这次归来后,自然也该在北昆仑潜修。师妹你在东昆仑有府邸,但若可以,不如跟我做个邻居?”
纪清媛听出话外之意,脸上露出微笑。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全听师兄安排。”
任鸿伸手一指,那伫立昔年三清宗山门的玄清宫被他收入山腹。
这座北昆仑主峰乃昔日三清宗共有,任鸿可不敢占据此地,以免恶了三位教主。
他在这座主峰之侧挑选两处灵峰。此二峰形象奇特,一如卧麟东望,一似伏凤西窥。
“这二峰名叫玉麟、碧凤。你我二人便在此立道场吧。”
纪清媛欣然应诺,掏出净世白莲落入碧凤峰,开辟一座白莲洞,再立太元府。而任鸿在玉麟峰开辟灵羲洞,以浮黎镜、六合珠为镇洞之宝。
先天六合大道和玉清浮黎道韵充斥玉麟峰,李昀有感大道,元神为之一清,不知不觉间跨入三天真人的第二重,清微真人。
随后,任鸿对纪瑄道:“李昀随我修行。你去陪你母亲,反正咱们两峰离得近,可随时过来听道。”
“是。”
纪瑄喜气洋洋,和任鸿行礼后便去寻自家母亲。
如今母亲成道回归,师尊也再度恢复情根,而且两家住得近,日后可以多走动。
纪瑄离开不久,一众神兽从北昆仑各处涌来,求教任鸿。
“帝君/盟主,这些仙家入主北昆仑,会不会对我们不利?”
诸仙在北昆仑落户,惊扰原本的土著神兽生活。这些神兽朝拜勾陈帝君,乃勾陈门人,自然要找任鸿求教。
“北昆仑地广人稀,他们才能占据几座山头?尔等放心,一切规矩照旧,只要他们不坏北昆仑的规矩,随他们去。”
说着,任鸿让李昀炼制界碑,立在北昆仑山头,定下五条规矩。
第一,散仙在昆仑修行生活可以。但昆仑神兽精怪地位和仙人等同,不可随意欺辱。
千魂引 司幽
第二,昆仑乃仙境,不可随意修炼邪术,污秽宝地。
第三,昆仑之地禁止争斗,违者贬出昆境。
第四,昆仑地宝天华皆归昆仑一脉。允散仙稍作用度,却不可胡乱争抢。散仙自行于仙府培养之物不在此列。
第五,仙境清贵,携外友入境需提前报备。
任鸿把北昆仑视作禁脔。昔年便是他执掌之地,纵然天尊划出十六峰供散仙居住,任鸿也不打算让他们胡作非为。
玉虚宫内,元始天尊看到北昆仑上方出现的勾陈天兵,暗暗点头。
“这小子不愧是天生的神帝,行事做派果有章法。”
任鸿按照昔年规矩,让神兽们组建勾陈道兵护持北昆仑秩序。又将勾陈神庭打开,命万神落居北地潜修,以待天庭开辟,入主九天。
忙活完这一切,任鸿让李昀看守洞府,自己离开昆仑前往莲花山。
在天尊一行下降人间时,菡萏仙子便有所感。带着风如月和一群花仙回到莲花山打扫五莲仙府。
她们前脚刚收拾完,任鸿便从昆仑回转。
看到任鸿踏云归来,菡萏露出喜色,但随后压抑下来,故作嗔怒:“我道公子在玉虚宫修道,没有三五年回不来呢。”
“昆仑仙境虽好,可到底不如自家安逸。”任鸿往寒潭瞧了瞧。嗯,老魔头也没了,仙府更完全。
任鸿将昔年的玉虚封印结合仙府重新祭炼,然后携诸花仙入宫。看着这些得道精灵,任鸿先是沉吟,然后缓缓道:“你等日后务必好生修行,努力渡劫。这一次的轩辕帝纪不同神农时期,有七重神仙杀劫,专门针对我辈仙真。”
如今五莲仙府有花仙七十三位,皆是劫后余人,受菡萏仙子调度。此外还有风如月、澹台云嘉以及坐骑白虎。
风如月一听,奇怪道:“神仙杀劫?这劫数比千年魔劫如何?”
“规模相似,但更加针对我辈仙真。”任鸿想了下,跟诸女一虎讲述劫运之道。
“盖宇宙开辟,劫难自成,乃天地重劫,万年一度,非大罗仙而不可避劫。”
任鸿在玉清境修行多年,又得教主指点,彻底明白这十二重劫数的缘由。
说白了,这天地宇宙的开辟就是为了磨砺诸仙成就大罗。十二重劫,就是要把那些根基浅薄之仙刷掉,让仙家努力进取,以成就大罗道果。而对于大罗仙家,这一重重劫数也是历练,是他们更进一步的磨刀石。
“你等前番遭遇的劫数,便是天地重劫。每一劫间隔万载,又有其他小劫。这一次轩辕七世,共计七重神仙杀劫。”
菡萏:“如此看来,这些神仙杀劫比天地重劫要弱?既然我和妹妹们能度过天地重劫,或许神仙杀劫也可轻松度过?”
任鸿苦笑:“后面几次神仙杀劫或许简单,可前三次……”
尤其是第三次,元始天尊明确告诉他们。在第三次劫数中,纵然大罗仙家稍有不慎,都要惨遭轮回、封印之苦。因为这一场劫数,是娲皇要清算玉清一脉。
但涉及天数,任鸿不欲多言,只能为诸女讲道,让她们努力修行。
诸女聆听玉清仙道,头顶闪耀灵光,展现各自的本体仙根。
如陶华仙子,她是桃树得道,本体开花结果。如今仙根本体有灵花三百,仙桃五十。这每一朵花,每一颗果都是她的法力体现。
还有陆奺仙子,作为牡丹得道的花仙。她本体绽放金、红、白三色牡丹,国色天香。
此外凌波仙子、荷花仙子道性亦是浓厚。
可其他人相较之下……
任鸿观察一圈,心道:“我门下多是花仙得道,根基浅薄。虽然天地重劫借昆仑之势避劫。但七次神仙杀劫,纵然是我也难护她们周全。”
他运转大道灵宝,浮黎镜和六合珠冉冉升起,截取天道气运加持诸花仙。但任鸿家大业大,除却五莲仙府的花仙外,还有勾陈神庭一众神灵。单凭他庇护,根本护不过来。
“必须想办法给这些花仙寻一条出路。还有那些神灵……”
任鸿恢复情根,自和原本不同。
他怜惜花仙、神灵追随自己数百年,不肯让他们丧命于劫数。但想要渡神仙杀劫就很难。等下一次天地重劫,更是难上加难。
而宇宙破灭的量劫到来,莫说他们,自己恐怕都难逃一劫。
而最后针对大罗天尊的无量劫来临,只要不是教主,都难幸免。
如果保全门徒,这可真是一个跨世纪的难题。
“罢了,我只能力所能及,先帮他们度过神仙第一杀劫吧。”
征途之帝王路 故事的回忆
讲道完毕,任鸿打发诸花仙退下,自己在仙府中潜修。
数日后,天道传来震响,任鸿抬头看向府外。
九天之上,大罗天中,一股道炁孕育演化神庭天宫。
天庭出世!
“那位名叫‘玉皇’的大罗帝君出手了?”
任鸿对玉皇没好感。谁让昔年赤龙朝廷非要立一尊玉皇,结果跟他对上,硬生生贬为灵官神?
“如今想来,那尊庇护王朝的玉皇道神,怕就是玉皇帝君在人间的手笔吧?”
任鸿走出宫殿,望着九天之上的动静。
玉皇帝君的道炁名叫“金阙无上自然妙有弥罗道炁”。他的道炁徐徐演化,先是开辟遣云宫、五明宫等三十三天宫,然后是朝会殿、凌虚殿、宝光殿等七十二殿。
最后,是一座象征诸神慑服的昊天金阙。
当那座金阙帝宫出现,任鸿暗自皱眉,隐约感受到自己乃至勾陈神庭气运向昊天金阙涌去。
灿灿金霞环绕帝宫,气运化作一条条神龙之相,共计八十一条。
“这家伙还真打算证道列圣吗?”任鸿脸色刷得就黑了。
玉皇帝君证道,走得恰好是任鸿的九重道业体系。不过他不是一步凝聚三天真皇的大罗道域,而是更进一步的九天真王位,也就是教主们的大道圣境。
借天道之力构筑一重大道圣境,从而在天地内达到和教主们平起平坐的资格。
玉虚宫,元始天尊淡淡扫了一眼,懒得搭理。
玉皇的老作风了。每次都要跳出来抢班夺权,争一争天地内的教主。不过这种随宇宙破灭而跌落的位置,有那么好吗?
玄都洞,八景宫。太上教主老神在在,继续跟门徒们讲述大道。
西方两位教主彼此对视一笑。准提佛母道:“这一劫又是玉皇牵头,引动神仙劫数。我辈佛教大兴,也要看他这尊‘帝释天王佛’了。”
地仙之祖逍遥安乐,自然不会搭理玉皇。血海老祖被封了道果,看着玉皇证道就来气。
连区区一个大罗天尊都谋算在这个量劫争夺教主虚位。而自己却必须苦巴巴守着血海,混成一个大罗魔尊。
王者近卫军 水墨画心
这差距太大了!
“玉清,你别高兴太早。日后三教五圣围攻你昆仑,我肯定要趁机解封道果,恢复自己的身份。”
堂堂魔教之主,被封印道果,甚至化身都抵押给巫教。还真不如和其他几位教主一起坐在天外看戏,至少不丢人啊。
后土娘娘和烛九阴坐在巫教总坛。
“大神,我向来不通谋算。这巫教大小事务,还需您老出面。”
烛九阴颔首:“娘娘放心,这一劫老朽定会谋划妥当,然后……”然后把泰皇复活!
我的左手裏有壹個帝國
没错。烛九阴巴巴从帝陵出来,就是打算把泰皇拉出来,让他也掺和进来。
对于外头的玉皇,烛九阴根本不在乎。
玉皇登基,不过是区区几千年。回头泰皇出来,肯定要让位的。
至于后土娘娘,她立场底线摆在那里。
只要天帝不弄出什么皇天后土配祀的口号,一切都好说。要是敢肖想自己,直接打入轮回。
教主们都很安定,除却上清一家。
玉皇大道相出现在九天之上,那一重重天宫自大罗天下降,飘落九天清霄间。
彼时,剑光自东海跃出,直接斩向大道相。
“帝君,这一劫还请您避居玉清,不要再下场了。”金灵圣母手持诛仙剑,破空而至。
“竟是正版诛仙剑?”任鸿惊呼出声,默默收起自己准备射出的朱雀箭。
没错,玉皇要收拢气运开辟天庭,证九天真王,他这勾陈之主首先不同意。
任鸿立下道业体系,是打算自己化身天道教主,参悟大道。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必须是他!
已经打定主意偷袭玉皇,断了他证道九天真王的打算。
奈何上清一家下手快,金灵圣母出手斩碎天庭大半宫殿。
玉皇气得三尸神暴跳。
“金灵圣母,朕立天庭乃天道大势,尔等要逆天吗?”他目光频频往昆仑山看,但昆仑山仙光灿灿,却无一人走出相救。
“逆天?我辈修行可不就是逆天吗?”
圣母再度出剑,直指玉皇道果本源。
“帝君速速退去,不然斩碎你的道果,让你这一劫化作凡人!”
果然,玉清老师又恼我了。
玉皇帝君自己也明白,自己每一量劫跑出来尝试证道,肯定惹元始天尊不喜。但他这种天道之灵必须这么做,才能修成教主。哪怕知道其他大罗仙家嫌弃自己霸道,他也必须这么干。
没有旁人,那我就自己来!
玉皇帝君坚定信念,出手运转先天自然大道抵抗诛仙剑气。
剑气在他袖袍划出一道口子,而他将金灵圣母逼出三丈。
“圣母,朕到底是做过教主,当过天道的人。你区区一尊大罗仙,根本不是我对手。”
“那就加上我吧。”天空宝光绚烂,无数先天灵宝嗖的一声轰向玉皇。
多宝道人?
玉皇连忙催动大道,一重重紫气华盖在他头顶展开,宛如一座座大千世界。
轰隆——
那些灵宝靠近华盖,突然爆炸开来,将华盖打碎。然后多宝道人一拳飞出,正中玉皇鼻子。
“帝君,转世去吧!”
玉皇道人腰间宝剑自动护住,化金龙缠住多宝道人。另一手拿起玉玺,直接往多宝道人身上去盖。
此乃镇天玺,他祭炼数个量劫,得到好几个天道的加持。此物神能好大,若是砸中大罗仙家,便是血海老祖之流也要修养半个天地劫。
獨寵:嬌妻難求
“哼——”
忽然,一卷阵图从多宝怀中落出,黑色剑光闪过,玉皇当即陨落。